查看: 8584|回复: 32

處理虐待配偶個案------社會工作者工作指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2-9 15: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處理虐待配偶個案

社會工作者工作指引

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

編制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

(修訂稿)

香港

序 言

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成立55年,我們沒有大事舖張,但選擇更踏實地推動社會工作發展。

事實上,這幾年間因為政府改變資助及服務監察制度,不斷削減撥款,停止服務規劃,以及經常改變服務模式,令整個行業的發展受到很大衝擊,無論是深資或新畢業、前線或中層的社工都感受到極大壓力,有些更因而感到灰心失望。但我們嘗試沉著應戰,繼續努力做好協會發展專業、不斷改善社會服務的使命。

今年四月發生天水圍家庭慘劇,社工界亦有很大迴響。以往,家庭輔導服務較多接觸的家庭暴力、虐待個案,現在更加普遍。協會舉辦了幾次交流及學習活動均座無虛席,所以我們推遲了一些本已計劃的工作,立即成立專家小組,籌備「處理虐待配偶個案社會工作者工作指引」。

專家小組體現了跨專業、跨服務的合作。專家小組的成員除了社工外,亦有學者及律師;幾位社工都是從事不同種類的服務,有來自社會福利署和非政府機構,亦有私人執業的。專家小組在短短幾個月內完成專業指引的諮詢稿,實有賴每一位成員的積極參與,以及願意無私地分享多年寶貴經驗。協會十分感謝小組召集人及各成員的貢獻。

專業指引集中介紹有關處理虐待配偶個案的心理因素、介入手法及技巧,我們堅持對家庭暴力「零容忍」,強調每一個家庭成員的生命安危,探討兒童身處其中的心理影響及可能受虐的處境,亦介紹如何與其他專業 / 團體合作。

「處理虐待配偶個案社會工作者工作指引」設有約一個月的諮詢期,我們懇請各相關專業及團體在十二月中前提出意見。日後正式完成專業指引後,我們亦將舉辦講座及課程,以協助同工更有效地處理虐待配偶個案。

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

2004年11月

青翼社会工作网--社会工作者自己的网络家园
 楼主| 发表于 2005-2-9 15:43:2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師/學校輔導教師及主任在虐待配偶個案工作上的角色

老師/學校輔導教師及主任的角色

1. 保護學生的安全問題,留意學生及其家長的行爲是否有異樣,以儘早識別家庭暴力問題。

2. 校內人員應盡快為受家庭暴力影響的學生,提供情緒支援及學習上所需的協助。

3. 如屬社會福利署的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或社會福利署/非政府機構的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已知個案,校方聯同學校社工向有關社工分享學生在校的情況。

4. 如屬於新個案,校內人員例如校長、教師、輔導人員等得知有任何虐待配偶個案,應在受害人同意後,與社會福利署的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或社會福利署/非政府機構的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因應受害人的選擇)商討,並根據懷疑受害人的住址轉介個案到所屬服務單位跟進。

5. 若受害人經輔導後仍然拒絕作出轉介,學校社工應確保受害人(i)已有適當的安全計劃,確保自己和家人例如子女的安全;(ii)已有足夠及準確的資料,以便他/她日後若有需要也可聯絡學校社工或其他機構。

6. 如個案是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或非政府機構的家庭服務中心/綜合家庭服務中的已知個案,學校社工應聯絡負責的社工跟進個案。

7. 校內人員應將學生家中虐待配偶事件保密。

為了學生最終利益,校內人員應與負責社工緊密合作,並和家人或庇護中心職員(如有)保持溝通,以確保有關學生能有一個協調的安全和福利計劃。
青翼社会工作网--社会工作者自己的网络家园
 楼主| 发表于 2005-2-9 15:16:39 | 显示全部楼层

目 錄

序言

目錄

第一章

基本信念

1 - 5

第二章

虐待配偶的定義

6 - 7

第三章

社工應具備的知識和態度

8 - 13

第四章

危機評估

14- 20

第五章

危機介入和輔導工作

21- 26

第六章

社會服務機構間的協作指引

27- 31

第七章

跨專業介入協作指引

32- 36

第八章

社會服務機構/單位的政策和措施

27- 40

附 錄

危險量度表格樣本

附錄一

權力與控制輪

附錄二

危機介入和輔導

附錄三

與虐待配偶有關的法律條文

附錄四

協助虐待配偶個案有關的社會資源

附錄五

警務人員在虐待配偶個案工作上的角色

附錄六

醫護人員在虐待配偶個案工作上的角色

附錄七

學校輔導教師/主任在虐待配偶個案工作上的角色

附錄八

司法系統內專業人員在虐待配偶個案工作上的角色

附錄九

臨床心理學家在虐待配偶個案工作上的角色

附錄十

房屋署職員在虐待配偶個案工作上的角色

附錄十一

社區團體在虐待配偶個案工作上的角色

附錄十二

青翼社会工作网--社会工作者自己的网络家园
发表于 2005-2-9 15: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想起了《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那个女人好惨啊![em01]
青翼社会工作网--社会工作者自己的网络家园
 楼主| 发表于 2005-2-9 15: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基本信念

社會對家庭暴力和受虐婦女常存在著一些誤解和迷思。很多時候,社工也不知不覺間地受到這些迷思所影響,嚴重地妨礙了他們在協助家庭暴力個案時的判斷和工作。因此,社工有需要首先檢視和糾正自己的思想和信念,避免如下迷思影響其工作。

迷思一 : 婚姻暴力是夫妻二人的事情,純屬家庭內的私事。

事實 : 婚姻暴力影響很多人,包括兒童,因此它不是家庭私事。夫妻間的暴力不是正常婚姻關係的一部份,是不可接受的。

迷思二 : 打罵是家庭生活的必然部份。

事實 : 家庭成員間很多時候會有不同的意見,甚至爭執 ; 但是在健康的家庭關係中,成員會透過非暴力的方法去解決彼此間的分歧。暴力不是解決家庭矛盾的出路。

迷思三 : 家庭暴力的受害人需要為所承受的暴力負上責任,是應有此報的。

事實 : 沒有人應該受到家庭暴力的對付。雖然在一些情況下受害人觸動了施暴者的情緒,施暴者也不應該以暴力對付受害人。暴力絕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迷思四 : 暴力最終是會停下來的。

事實 : 暴力不會自動消失,且會逐漸變得嚴重。很多時候,施暴者會暫時對其暴力行為感到歉意,但過不多時,便會故態復萌,且會把以往的暴力行為升級。


迷思五 : 家庭暴力只會在一些低下階層家庭或一些接受較少教育的配偶中出現。

事實 : 根據統計數字,家庭暴力會在任何家庭出現。不論家庭的社會、經濟、職業、教育、種族和宗教背景怎樣,暴力都有可能發生。

迷思六 : 酗酒和濫用藥物是引致家庭暴力出現的成因。

事實 : 酗酒可以加劇家庭暴力,而不是做成家庭暴力的成因。同樣,濫用藥物的人不一定會有暴力行為。酗酒和濫用藥物不應該是家庭暴力的藉口。

迷思七 : 精神病患是引致家庭暴力的一個主要原因。

事實 : 研究發現,由精神病所引致的家庭暴力個案少於所有家庭暴力個案的百分之十。因為不是所有精神病患者都有暴力傾向,精神病與家庭暴力沒有必然關係。

迷思八 : 施暴者在所有人際關係中都有暴力傾向。

事實 : 在家庭中出現暴力行為的人不一定在所有人際關係上都有暴力傾向 ; 很多時候,家庭中的施暴者在家庭以外的場合中可以表現得十分正常。

迷思九 : 受害者享受被虐行為,否則她們定會離開暴力的婚姻關係。

事實 : 絕大部份的受害者留在暴力的婚姻關係中因為她們肩負著很多家庭和照顧子女的責任。不是她們選擇不離開,而在現實上是她們離不開。

迷思十 : 新到港婦女喜歡虛報和誇大婚姻暴力,以達至離婚和分配房屋的目的。

事實 : 現實中是有這些個案,但確實也有新到港婦女生活在水深火熱的家庭暴力中,由於這些婦女社會支持網絡薄弱,容易陷入孤立無援的境況、因此急需社會的援手。

迷思十一 : 婚姻暴力的受害人主要是婦女,作為成年人,她們有基本保衛自己的能力,因此婚姻暴力所做成的後果不及虐待兒童個案般嚴重。

事實 : 研究指出,約百分之三十至七十的婚姻暴力個案直接或間接地涉及兒童,對他們做成精神及心理上的影響。香港的經驗亦說明,很多家庭慘劇亦是由夫婦間的婚姻暴力引起。因此不應低估婚姻暴力所可能做成的毀滅性後果。

以上的錯誤觀念,常造成專業判斷及介入的失誤。辨明以上錯誤的觀念,只能減少工作上的失誤。只有建立正確的信念和價值觀,才是更有效地協助家暴個案的做法。因此,社會工作者必須就以下的基本信念細心思考,弄清立場,才可在專業介入過程的每一階段中,清楚地、肯定地、適時地掌握介入時的角色、方向、和緩急先後的次序。

信念一 : 無論任何情況,暴力都不可被視為合理或可接受的行為。

信念二 : 家庭中所有的成員皆有其基本人權。家庭中沒有人應受身體、情緒或性虐待。

信念三 : 家庭中每一個人皆有其主宰自己生命的權利。沒有人有權運用武力強迫伴侶或家人做任何事。

信念四 : 人有時會因不同原因感到憤怒,但憤怒並非以暴力對待其他家庭成員的藉口。

信念五 : 就算家庭成員犯了嚴重錯誤,或做了一般人都認為是道德上錯誤的行為,家庭中也不可選擇用暴力來裁決對錯、執行私刑。

信念六 : 家庭暴力不是家庭的私事。和其他暴力行為一樣,它是應該接受法律制裁的犯法行為。

信念七 : 婚姻或同居關係中出現彼此相處上的困難,兩個人都有責任。但是若果其中一方對另一方施以暴力,施暴者卻應為其暴力行為負上全部責任。


信念八 : 「施暴者因受害人對他的言語刺激,所以被迫要用暴力還擊」的因果說法會把施暴者變成受害人,和把受害人變成施暴者。社工不自覺對此立場認同,就難以避免自己會有縱容暴力的表現。

信念九 : 除非精神失常,所有施暴者都有能力控制他們的暴力行為。

信念十 : 社會工作者不應以「這只是個別事件」或「大事化小」的態度來淡化及否定家庭暴力事件,這個看法,對社工如何處理個案會隱藏嚴重專業失誤的危機。正確及專業的態度,應把初次出現的暴力行為,視之為「第一次使用暴力」,並以此為基礎予以適當的處理。

信念十一 : 即使在雙方都出現暴力和語言暴力的情況下,社工都可以辨別兩者間誰是「相對較暴力者」和「相對較弱者」,並應對後者加以適切的保護。

信念十二 : 施暴者不一定來自低下階層,不一定外型粗豪、患有精神病、也不一定常常情緒失控、蠻不講理、性情兇殘。社工不應憑一時對施暴者的良好主觀感覺來斷定暴力曾否發生或是否再會發生。暴力危機評估應以暴力危機訊號指標作為客觀的參考。

信念十三 : 即使受害人努力遷就,也未必能減低施暴者的暴力傾向,很多時更反而會助長施暴者以為自己有權施暴。因此社工應避免建議受害人遷就施暴者作為解決問題的方法。

信念十四 : 社工應認清在暴力事件之中,施暴者與受害人各自的責任,切忌混淆。如施暴者應負責抑制自己的暴力行為、受害人應負責保護自己。施暴者不應等待受害人緩和自己的情緒及施暴衝動、受害人不應等待施暴者手下留情、小心不去傷害自己。社工也不宜輔導兩位當事人。這樣做,會助長他們把責任錯配。

信念十五 : 虐待配偶的問題與兩性角色及兩性關係的觀念有關,這些問題背後更牽涉非常複雜的個人及社會價值觀念。能有效地幫助當事人走出困局,社工必須先自己理清自己的對性別觀念。


信念十六 : 虐待配偶亦與權力、控制及暴力行為有很密切的關係。社工必須清楚自己就這幾方面的價值取向、立場及個人成長經驗,以防這些個人觀念、立場和經驗影響自己對施暴者或受害人的反應。

問題的出現和得不著適當的處理往往是出於對問題的誤解。解構迷思,指出正確對虐待配偶和家庭暴力的理解和信念是本章的目的,亦是協助社工回應虐待配偶和家庭暴力的一個根本的做法。


第二章

虐待配偶的定義

虐待配偶是指在婚姻、長期或非固定的同居關係中,配偶的一方對另一方出現的身體暴力或較長期精神暴力行為。這些暴力行為的目的一般可分為發洩性和工具性兩種。以發洩性為目的暴力行為在於以配偶作為宣洩消極情緒的對象;而工具性的暴力行為則以控制對方或逼令對方就範為目的。不論以何種為目的的虐待配偶行為,結果是令到受害人在身體上、心理上、和智慧上出現不同程度的傷害。

一般來說,配偶間的虐待行為可分以下幾種 :

1. 身體虐待

包括徒手或以各種不同的器具(包括武器)襲擊配偶的另一方的身體,包括掌摑、猛推、扭揑、唾吐、踢、撞打、拳打、搯喉、燒、捧打、刀刺、潑以沸水或酸性液體、放火等行為。

2. 心理虐待/精神虐待

這包括了威逼、恐嚇、纏擾、辱罵、或貶低對配偶的人格的說話和行為。這些說話和行為可使配偶在心理上、情緒上和自尊上和自信上出現短期或長期的傷害。

3. 性虐待

這包括所有未經配偶許可下強行對配偶進行的性活動以致性侵犯行為﹔在香港現行的法律下,未經配偶許可下對配偶進行的性交行為可以構成刑事上的婚內強姦罪。

4. 金錢控制

這包括以剝奪物質、金錢控制或經濟封鎖的手段逼令配偶就範,以達到控制配偶為目的的各種形式的不合理行為。

5. 限制行動

轄管配偶的人際和社交交往行為,或將其封鎖於某一指定的限制活動的範圍內,令配偶喪失了基本自由活動的權利,以達到控制配偶為目的各種形式的不合理行為。

6. 多種虐待

由以上兩種或兩種以上覆合的虐待配偶行為。

不論何種性質的虐待,對配偶施加的虐待和暴力行為都是不能接受和容忍的。受害者往往不單是配偶的一方,很多個案也間接或直接地涉及家中的兒童。因此值得整個社會的關注和重視。專業社工有需要協同不同的專業人士以致整個社會的力量,群策群力、多層次和全方位地回應虐待配偶問題。


第三章

社工應具備的知識和態度

社工應有的工作態度

1. 不論任何情況,安全為最優先的考慮。社工不應讓以下的因素,淩駕於安全考慮之上:

l 擔心拆散家庭,破壞家庭完整及團結;

l 擔心導致家庭成員負面情緒如不開心、不滿意、或對社工反感等;

l 擔心破壞施暴者對社工的信任或與社工的關係;

l 擔心違反私隱和保密的承諾

2. 社工應以負責任的態度去履行自己的專業責任,在得知當事人正面臨暴力傷害危險的時候,告訴及提醒她有關暴力的危險。

3. 社工必須清楚憤怒不等於暴力,憤怒和暴力二者沒有必然的關係。社工必須確認:在當事人知道自己情緒高漲想出手打人的關頭抑制自己,才是徹底消滅暴力的方法。

4. 虐待配偶和家庭暴力的個案非常複雜。很多時需要督導主任、同工、以至其他專業人士的協助和配合。在有需要時,應儘快尋求專業上的支援。很多時候,這不等於工作員缺乏工作能力,而是一種負責任的表現。

社工應有的專業知識和能力

虐待配偶及家庭暴力的問題,牽涉複雜的個人心理、家人互動及文化觀念,要求負責社工肯定而又既快且準確的介入。以下列出社工應具備的知識及技巧範圍,以作一覽。剛開始負責處理虐待配偶個案的社工,可能尚未完全掌握以下所有知識與技巧,但可以下列各項作為工作過程中的參考及學習目標:


1. 認識甚麼是虐待及暴力行為,及不同形式及程度的虐待,如身體虐待、性虐待、精神虐待、活動管制、經濟封鎖…等。

2. 暴力危機評估及處理的知識和技巧

l 辦識危機指標(indicators)

l 危機評估探問技巧 -- 知道要刻意為受害人提供安全及保密的個人空間,描述被虐情況

l 認識如何使用暴力危險量度表格(violence assessment checklist) (樣本見附錄一)

l 評估過去在配偶二人相處中暴力出現的形態,及重複出現的軌跡,以探取資枓,評估未來危機。

l 一般危機介入和處理技巧。

l 策劃保障安全的技巧。

3. 在不同介入階段及時間,社工應有

l 判別危險程度的能力 -- 如:沒有暴力危險;即時危險;不能肯定是否有危險等不同程度(「不能肯定」應當「有危險」處理)

l 決定其介入重點的能力。在暴力危機尚未解除之前,不適宜先選取婚姻或關係作為介入重點,而應以減除暴力危機保障安全作為優先關注及介入的重點。

l 準確掌握自己應採取的介入模式的能力,在危機仍未解除之前,必須採取保護及安全為重點的介入模式,待危機解除之後才適宜以輔導為主的介入模式,進行任何婚姻輔導、家庭輔導或治療、或其他關係輔導。

4. 社工必須熟悉與婚姻、暴力及虐兒有關的法律條文及執行程式、並如何與執法機構(如警方)、法律援助處、及司法機構合作。

5. 社工必須熟悉並存有容易查閱的有關社區服務資料、轉介程式及聯絡方法,如:婦女庇護中心;家庭危機支援中心;各區員警報案中心;社會保障及緊急經濟援助;緊急兒童照顧或託管服務;法律援助……..等。

6. 社工必須認識一些與虐待配偶和家庭暴力有關的基本知識,如 :

l 虐待配偶暴力行為的週期性

l 對配偶虐待的常見誤解及更正

l 暴力對受害人的影響及傷害

l 暴力對兒童的影響及傷害

7. 兩性關係及權力對伴侶/配偶共同生活的影嚮,如:

l 文化與傳統中界定的性別分工,男人和女人分別的角色

l 兩性間的不平等地位,不公平地誇大男人在關係中的權利和女人的責任

l 現存社會及文化中對「好女人」的界定,指定她們照顧男人情緒、避重就輕,要求她們負上防止男人爆發暴力的責任

l 男性在兩性親密關係中,如何由起初採取主導角色、進而操控女性生活、活動、金錢、社交、變為情緒虐待、暴力身體虐待…等整個漸進的演變過程。

l 甚麼是較為健康正常的另類兩性相處模式,如以平等、尊重作為新的土壤,取代權力和控制的藍本,讓愛與信任的關係得以滋長。

8. 社工在協助施暴者時,應具備的知識和能力包括 :

l 對憤怒情緒的認識及處理:特別是它如何逐步昇級、如何預防、怎樣消退。

l 「暫停休戰」(Time-out)作為在緊急關頭處理憤怒的技巧、並協助施暴者在「暫停休戰」時間內如何自處。

l 認識導致施暴者的常見思想形態及偏差,特別是助長施暴者縱容自己施暴的內心自語(internal self-talk),並且掌握如何協助施暴者矯正此等內心自語,把他們改變為較積極的內心自語。

l 掌握如何辨識施暴者的羞恥感(sense of shame) (導致施暴者感到丟面)、並對羞恥感的不健康自我防衛反應(defenses),瞭解這些反應與施暴者暴力行為的關係,知道如何協助施暴者正確地面對羞恥感,減低無助感及無能感,增強他在面對羞恥感時的有能感(empowerment)。

l 認識社會及文化就「男性角色」給男士的流行思想及指導資訊,尤其是有關男士與權力(power)、控制(control)及暴力(violence)這幾方面對男性角色和行為具影響力的信息。

l 認識被動(passive)、主動(assertive)、及攻擊(aggressive)三種與人際相處行為的分別,知道如何協助施暴者學習用主動(assertive)的行為與人(如受害人)相處,取代平常被動(passive)行為或忍無可忍時採用的攻擊性(aggressive)的行為。

l 掌握如何教導施暴者接觸(get in touch with)並感受自己的情緒,學習如何正確地表達情緒,作為一更有效的方法表達其訴求,而不需運用暴力求取其想要的。

l 掌握如何教導施暴者如何聆聽受害人和其他家人的聲音,特別是培養能感受受害人承受他的暴力時的心理痛苦。這份同理心,將成為施暴者心中的一個內置(built-in)抑制他使用暴力的機制。

l 認識並掌握如何教導施暴者處理衝突的技巧。

l 掌握如何協助施暴者提昇其自我價值(self-esteem or self-worth)。

l 瞭解何謂健康正常的親密關係,這關係通常如何運作及怎樣建立,並明白正常建康的關係,與其他以強權、控制和暴力為基礎的關係,有何不同。

l 如何辨認施暴者是否有酗酒及吸毒的習慣,並懂得如何轉介當事人接受合適的服務,克服酒/毒癮。

l 社工必須明白很多施暴者都曾經歷被控制、欺負、羞辱或虐待,並帶著深刻的情感創傷進入成年,和沉重的陰影與他人相處。所以社工必須

Ø 能感受並體恤施暴者的心理創傷,相信他們暴力行為的背後,仍蘊藏著人性的美善,等待被發掘;

Ø 相信在他們失控行為的背後,仍具備自我克制的能力,可支援他在盛怒的時刻選擇不去攻擊他人;

Ø 運用同理心體恤施暴者感受的同時,向他傳遞不接受暴力資訊,在二者之間保持平衡,並積極發揮他的美善和能力,鼓勵他主動戰勝暴力

9. 社工必須掌握受害人可如何照顧自己的安全、並保護自己免受虐待的知識和技巧:

l 認識受害人的基本人權

l 認識哪些控制及虐待的行為不可接受

l 能教導受害人辨識自己是否被虐待、或正面對可能被虐待的威脅、並評估她他/她可能被虐待的嚴重程度

l 認識配偶虐待的週期性(即暴力行為、關係蜜月期、及關係漸趨緊張期),並能教導受害人在不同時候辨認自己究竟正處週期的哪一階段,保持警覺。

l 知道如何提高受害人自我保護的意識,尤其是在危險關頭,他/她可以做甚麼來保護自己。

l 知道怎樣協助受害人面對及克服失落(grief)、恐懼(fear)、罪疚(guilt)等情緒,不讓這些情緒削弱他/她保護自我的意識及行動。

l 認識如何協助受害人接觸自己的情緒,尤其是憤怒的情緒,可協助受害人辨認出對方侵犯受害人人權的對待、及可能被虐的危機。

l 知道如何協助受害人知道自己有甚麼需要、想要,有甚麼不想要(如虐待)。

l 知道如何協助受害人建立「個人界線」的意識(sense of personal boundary),並對別人侵犯自身權利的敏銳,因虐待與暴力皆由此萌芽。

l 知道怎樣協助受害人運用「主動技巧」(assertiveness skills)去建立「個人界線」

l 知道怎樣協助受害人建立自己人生和未來的目標。

l 知道怎樣協助以往長期受人支配的受害人,如何建立做決定和主動管理自己人生的能力和技巧。

l 知道怎樣協助受害人學習與人建立健康而尊重的關係,同時建立及早辨識不健康不尊重的相處方式。

10. 社工應掌握夫婦關係及家庭關係的互動形態(dynamics),情緒反應如何逐步昇級,甚麼是正常健康的互動形態,及如何協助有關的家庭予以更正?

11. 社工應知道怎樣評估施暴者及受害人在他們童年時期有無曾經經歷暴力虐待,或見證其他家人被受虐待。

社工也應掌握怎樣透過輔導服務,協助施暴者及受害人支持和愛惜自己、重新像父母一樣撫養自己、鼓勵和肯定自己,學習給自己以前童年時代未有得到重新被撫養關懷愛護(re-parented)的經驗,然後支持他們培養力量,慢慢成為「主動」(assertive)而有能力滋養培育下一代的父母(nurturing parents)。
青翼社会工作网--社会工作者自己的网络家园
 楼主| 发表于 2005-2-9 15:25: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危機評估

危機評估的定義

l 危機評估是處理虐待配偶和家庭暴力個案工作中重要的一環,亦是社工在處理這些個案時不能掉以輕心的一項專業任務。

l 實際上,危機評估是一個資料搜集和分析的過程,目的是在瞭解受虐待配偶和其他家庭成員可能遭受或再遭受虐待或暴力的機率,並一旦出現或再出現虐待配偶和家庭暴力對受虐配偶和其他家庭成員可能做成的傷害和程度。

l 危機評估的最終目的是讓社工對虐待配偶和家庭暴力個案作出最恰當的介入程式和保護措施,減低虐待配偶和家庭暴力事件的出現或再出現的機會,以避免施暴者對配偶和家庭成員有任何可能產生的危害。

危機評估的基本原則

l 可以研究發現証實與危機有關的因素為基礎

l 需要利用多種類別和不同來源的資料作參照

l 可以利用有效的評估工具或指標增加評估的科學性和準確性

l 危機評估的結果必須對個案的跟進或危機處理有指導作用

l 危機評估的結果必須讓受害配偶或可能受害的配偶知道

l 危機評估的結果只適用於一段時間內、危機評估應於一段時期後重覆進行

危機評估涉及的主要工作

作為一個資料搜集和分析的過程,危機評估的主要內容有以下三方面 :

l 辨別可能導致虐待配偶和家庭暴力危機出現或再出現的要素 (見本章危機因素評估)

l 預測虐待配偶和家庭暴力危機一旦出現時對不同家庭成員可能造成的傷害,包括對家庭中兒童目睹暴力後所做成的創傷 (見本章兒童目睹家庭暴力評估)

l 基於所收集到的資料和分析,對虐待配偶和家庭暴力危機的級別作出判斷,如每名家中成員可能遇到虐侍和暴力對待的危險程度:沒有暴力危險;即時危險;不能肯定是否有危險等不同程度(「不能肯定」應當作「有危險」處理)

簡要危機評估的內容

應分為:

l 受害人評估

l 施暴者評估

l 兒童評估

概觀:

l 暴力或虐待行為的類別和性質

l 暴力或虐待行為的嚴重性/頻率

l 暴力或虐待行為歷史和升級過程

l 受害者的受傷和/或恐懼的程度

l 什麼事激起/停止暴力或虐待行為

l 暴力或虐待行為是否直接或間接地涉及家中的兒童

l 在衝突和打鬥期間發生什麼事

l 當事人在暴力發生後能做什麼

即時危機評估 : 即時危機評估可以透過對伴侶暴力審查作出初步瞭解

l 在過去一年,你有否被你的伴侶打,踢,拳打或其他方式傷害?

l 你對於現在的關係感到安全嗎?

l 你有沒有過往的伴侶令你感到不安全的?

l 最近何時發生暴力?

l 發生了多久?

l 過去六個月發生的頻率 ?

l 身體上的傷害是怎樣?

l 這使你覺得如何?

l 你有尋求過什麼協助?

l 是否需要報警或尋求法庭協助?

l 你現在會否害怕你的伴侶?

l 現時你的伴侶是否容易受到刺激和發脾氣?

l 現時你的伴侶有否阻止你去某些地方或見某些人?

l 現時你的伴侶有否恐嚇你,你的子女,或你的親戚?

l 現時你的伴侶有否用力推,抓牢,掌摑或毆打你?

l 現時你的伴侶有否不理你的意願強迫你做出某些性行為?

安全評估 : 對施虐者帶來的即時安全問題作出評估和判斷

l 現時施暴者在哪裡?是否還與受害人同住? 或知道受害人的行蹤? 或對受害人有纏擾的行為?

l 施暴和受虐雙方最後的接觸是在何時何地?當時什麼人在場?當時發生了什麼事?甚麼直接導致施虐或暴力行為的出現?

l 如虐待或暴力行為曾經在雙方最近的接觸時出現,當事人是否需要醫療、警方或法律上的協助?

l 當事人何時會再與施暴者接觸?在什麼情況下再與施暴者接觸 ? 這個情況會否容易在雙方間再次引起衝突和暴力 ?

l 受害人是否清楚知道什麼事發生和他/她自己現在的處境是否安全?

暴力評估 : 對施暴者的暴力歷史和嚴重程度作出評估和判斷

l 受害人如何受傷?

l 施暴者有否擁有或使用任何武器?若有,是什麼?

l 過去可曾發生過類似施虐或暴力行為?

l 何時第一次發生?

l 過往傷害有多嚴重?描述最嚴重傷害的那一次的情況

l 施暴者有沒有犯罪記錄?

l 施暴者有沒有打傷過他人?

l 施暴者有沒有威嚇要殺害你?

l 施暴者有沒有試圖殺害你?

l 施虐者有沒有試過出手殺害你?

危機因素評估 :危機因素評估包括對以下六組因素的搜集、分析和判斷

l 第一組:犯罪行為

n 犯罪和暴力記錄

n 纏繞

l 第二組:精神病

n 反社會和邊緣人格

n 精神錯亂

l 第三組:童年暴力經歷

n 曾否目睹父母間出現的暴力行為

n 曾否直接遭受父母施行的暴力行為

l 第四組:個人

n 容易激怒

n 酗酒和吸毒

n 對婦女和暴力的態度

l 第五組:關係

n 支配和控制

n 妒忌猜疑

l 第六組:人口因素

n 夫婦年齡差距太大

n 失業和貧窮

心理狀況評估

l 受害人有沒有出現創傷後壓力失調的徵狀,可以從以下觀察得知:

n 經常經歷那悲痛事件,例如:經常回憶悲慘事件、經常發惡夢

n 持續迴避有關創傷的刺激物、故意逃避有關創傷的思想或感覺;感覺和他人分隔或離間

n 持續覺醒病症,例如:難以入睡、易怒或發怒、集中精神有困難、警覺性過高等

l 受害人有沒有出現以下情緒狀況

n 憂鬱

n 焦慮

n 失眠

n 有自殺傾向的行為

n 叫喊咒語

n 社會隔離和孤立

l 受害人有沒有出現自殺和殺人傾向

n 她現在的感覺如何?

n 她有沒有自殺或自毀意念?

n 以往有沒有嘗試自殺或自毀的計劃?

n 有沒有嘗試採取自殺或自毀的行動?

n 她願意向你或其他人託付身後事?

應對策略評估:

l 受害人有否向他人講過關於這事?如有,向誰?

l 受害人過去做過些什麼去保護自己?

l 受害人過去做過些什麼去尋求援助?

l 受害人有否報警?

l 受害人有否向警方告發這事?如沒有,為什麼?

l 受害人有否取過人身保護令(禁制令)?

l 受害人有否嘗試改變現況?

兒童目睹家庭暴力評估

l 危機中的兒童

n 小孩幾多歲?

n 小孩有沒有危險?

n 他們有沒有受到傷害或被打? 有多嚴重?

n 有沒有心理虐待和性虐待記錄?

l 兒童目睹暴力

n 次數

n 強度

n 處境

l 適應問題

n 應對

n 行為

n 感情:創傷後壓力失調

n 自尊

n 對婦女和暴力的態度

l 兒童的理解/歸因

n 自責

危機評估和社會工作介入

對受虐配偶和家庭暴力受害者的保護工作和服務必須建立於快捷而準確的危機評估之上,而危機評估又必須具有科學性、系統性和全面性。而進行科學性、系統性和全面性的危機評估,社工需要瞭解危機評估的目的、內容和需要回答的基本問題,並能與不同的有關人物面談、行為觀察、案件紀錄、相關檔案、心理測驗報告、生理評估報告、醫療檢查報告等不同的資料來源和搜集方法去確定危機是否潛在、是否迫切與及是否會引起嚴重的後果。準確的危機評估是對受虐配偶和家庭暴力受害者有效的保護工作的最先決條件。

本章已就社工對受虐配偶個案進行危機評估時需要注意的事項作出說明。下章將會就社工在對受虐配偶個案進行危機介入和輔導時應留心的事項作指引。


第五章

危機介入和輔導工作

社工需要根據危機評估的結果,來協助和處理虐待配偶和家庭暴力的個案。一般而言,社工可能進行的危機介入和輔導工作有三方面,這包括:

1. 對受害人進行的工作

2. 對施暴者進行的工作

3. 受虐及目睹暴力的子女輔導工作

受害人的輔導工作:

1. 必須單獨與受害人及所有有關的家庭成員個別會面,且要在保密及安全的情況下與受害人進行面談及危機評估。假設不能在辦公室進行會面,可考慮在公眾地方如茶餐廳,可能比在家更安全。受害人若完全不能單獨與社工會面或屢次失約,社工應視為警號,因為可以反映受害人受到施暴者嚴密監控。在安全情況下,盡量與施暴者接觸和單獨進行面談,以便加強風險評估,並鼓勵施暴者繼續求助。

2. 以重視、信任和接納的態度,並根據危機評估的結果,為受害人提供即時的保護和輔導工作,以確保受害人的安全

3. 尊重受害人自我抉擇的權利,社工不應施壓要求受害人必須成全或放棄婚姻。

4. 協助受害人發展自我保護策略和技巧,以提昇受害人之人身安全‧

n 提供暫時離開暴力的安全環境或安排進入庇護中心暫住

n 對於受虐者庇護的地點須絕對保密

n 通過轉介機構與庇護中心的分工、合作、協調及通報機掣等指引,以確保受害人的安全

n 進住庇護中心期間,轉介社工仍須緊貼跟進受虐者入住後的情況

n 如須報警,負責個案的社工可陪同受害人到警署落案。

n 切勿單獨陪同受害人回家,在有需要情況下,要有警方陪同才可返家,以策安全

n 負責個案的社工要與庇護中心的社工共同制訂離院計劃

n 離院前,庇護中心同工須先通知轉介社工有關受害人的離院事宜

n 如評估受害人回家是高危的行為,而受害人不聽勸喻,並要堅持回家,負責個案與庇護中心的社工有責任提醒(duty to alert)受害人的安危問題,社工須與他/她商討一套安全應變措施,作為臨危時的自我保護,而社工亦須要評估受害人保護子女的能力,及其子女是否需要接受緊急院舍服務或申請兒童保護令

5. 清楚讓受害人知道社工不會將她或孩子所披露的事情告訴施暴者

6. 一般來說,極度暴力、嫉妒心重或曾威嚇,「若你離開我便自殺/我便殺你」等施虐者,屬於高危一類,如再加上酗酒、吸毒或藏有武器等,社工更應以最高警覺處理,並不時尋求專業督導。

7. 社工需要檢視自己對家庭暴力的價值觀和情緒反應,並經常作出反省。

8. 在危機處理的階段,不宜進行或轉介夫婦接受婚姻或家庭輔導,以免危及受害人人身安全。

9. 若經評估後,受害人及其子女沒有即時人身安全問題,可適合暫時回家,社工須要與受害人商討包括以下各項安全措施,以保障受害人及子女的安全:

n 協助受害人懂得如何以合宜的方法來應付施虐者的負面情緒和激動的行為表現,有危險時要以安全為重,放下對與錯或公道等問題的爭拗。案主在適當的時候要懂得暫離/暫避

n 如施暴者已有暴力前科,應建議受害人請先作好準備,如把重要身份證明文件、現金、財物、證物等集中擺放,以便隨時帶走

n 如選擇離開施暴者,不論是短期或長期的打算,都不要事先向施暴者張揚

n 建議受害人可與其他家庭成員或子女先取得共識,和先作好準備,如雙方設有暗號,在暴力即將發生前,先發出暗號,讓他們可及時離開和報警求助

n 注意任何可能引起暴力的警號或異常行動,例如受害人購買老鼠藥、炭爐、斧頭刀等不是日用的家庭物件

n 避免在高度危險的地方,例如廚房發生爭執,在危機出現時要靠近門口或可隨時逃生的地方

n 不論任何一方都應在衝突發生初期,懂得“暫離”,以求雙方都有冷靜的機會

n 避免在孩子面前爭拗,例如爭論分居、離婚和撫養權等問題,避免孩子捲入高危的情況

n 要教懂孩子在父母爭執發生時,小孩應回到房間暫避或離開居所

n 如有需要暫避施暴者,儘可能帶同子女一同離開

n 預先請求鄰居在有需要的情況下代為報警

n 如感受到人身或子女安全受到威脅,要學懂如何報警並堅持警方介入和跟進,如何求診及申請禁制令等的司法程式

10. 在有需要時、通過跨專業的協助、保障受害人及其子女的人身安全。

n 若受害人已報警求助,需與警方保持聯絡,以瞭解其調查進度,作為跟進有關的事宜

n 適當時要求警方的協助,陪同受害人回家帶同子女離開、或回家執拾個人重要物件和身份証明文件等

n 如家庭暴力的受害人需要使用醫療服務,社工可主動轉介,並經常與醫生聯絡和瞭解有關受害人的受傷情況,以作跟進

n 要預備經濟、房屋、轉校、兒童照顧服務等的資料和轉介服務也是受害人緊急生活的各項扶助,亦是邁向獨立自主生活的準備

n 可直接或透過一些團體的陪同服務陪同受害人往司法部門尋求法律援助或往法庭聽審

11. 增強受害者作決定和解決問題的能力

n 必須強調被虐並非自己的責任,雖然在婚姻相處上自己有缺點,但亦不應因此遭受虐待。

n 瞭解暴力循環(Violence cycle)及自己在循環中的反應(附件一)

n 解構暴力迷思、重新建立對暴力本質的認知,並發展新的行為和技巧面對將來可能遇見的暴力問題。

n 分析過往的暴力事故及經驗而對受害人造成的思想與恐懼,讓受害人重新面對無暴力的新生活

n 評估婚姻暴力的影響,包括對自己及子女的身、心、社交方面之影響、並作出適當的回應和對策,以便將來重投正常的生活

n 發掘外在和內在的資源及作為計劃未來的基礎

n 增強受害人的力量,包括以強項為入手點 (strength-based counselling) 的輔導方法,以重建受害人的自信心,和促使受害人找出更多選擇,包括離開、暫時觀望或留下的選擇

n 從協助受害人在選擇決定的過程中,讓受害人可重新經驗控制生命的感覺,並建立正確的生命價值觀和尋找合適的生活方式

n 增強受害人對兩性不平等關係的認識,建立兩性平等的意識

n 協助提高受害人的生活能力,包括:增進自我概念、作決定的能力、問題解決能力、溝通技巧、建立更廣闊的人際網絡、探討經濟自主的可能性等

n 提供減壓技巧、鬆弛訓練、改變認知結構、角色扮演等方式來提昇回應暴力的能力

12. 創傷復原的輔導工作

受害人長期處在暴力環境中所學習得的無助感及創傷都會直接干擾受害人日後的生活能力。因此,受害人的創傷復原是需要較長期的輔導及治療工作,內容包括:

n 消除創傷反應

n 整合受創經驗

n 處理抑鬱、失落與悲傷

n 減輕羞恥感

n 處理長期的不愉快經驗或暴力的負面影響

n 評估壓力創傷後遺症者轉介給臨床心理學家和精神科醫生治療

n 重建無暴力的生活/婚姻生活

對施暴者的輔導工作:

1. 推動施暴者為暴力行為承擔責任,並停止暴力的決心

2. 肯定施暴者曾為婚姻、家庭子女所作出的努力和貢獻

3. 不要以受害人及其子女的安全作交換的條件

4. 協助施暴者分辨對暴力的非理性信念

5. 協助施暴者控制和學習如何正確表達負面情緒,例如憤怒、衝動情緒的技巧

6. 協助施暴者發展溝通和處理衝突的技巧

7. 協助施暴者處理壓力的技巧

8. 鼓勵參與專為施暴者而設的治療小組,以學習克服暴力行為的知識和支援力量

9. 協助施暴者,覺察和瞭解內在的痛苦、挫折、害怕和憂鬱並處理成長期所經驗的暴力和不愉快經歷

10. 學習以同理心感受配偶所受到的傷害

11. 教導施暴者學習鬆弛訓練和壓力管理,來促成行為之改變

12. 協助施暴者擺脫彊化的性別角色並重建兩性平等的態度

13. 協助輔導或轉介施暴者處理不良習慣,如酗酒、藥癮、賭博等行為

14. 轉介嚴重心理情緒問題的施暴者接受臨床心理學家或精神科醫生的治療

受虐及目睹暴力的子女輔導工作:

1. 協助孩子宣洩目睹暴力所受到的情緒及心理困擾,例如恐懼、焦慮、憤怒及羞愧等負面情緒

2. 協助孩子處理及清除各樣創傷反應

3. 使孩子從父母的暴力行為區分出來,以減少暴力對孩子成長的負面影響

4. 幫助孩子學習如何面對父母的暴力問題

5. 教導孩子學習自我保護和愛護自己

6. 教導孩子學習如何適當地向父母表達困擾情緒及對無暴力生活的渴求

7. 鼓勵父母參與治療

8. 教導孩子不要學習用暴力來解決問題

9. 如孩子出現情緒極度困擾,應儘早轉介臨床心理學家作評估及治療

社工為虐待配偶所提供的危機介入和輔導服務,會因其受僱的社會服務機構的服務宗旨和範圍的不同而有所分別。本章所列出的不過是一般性的通則和指引。下一章會繼續就不同社會服務機構在協助受虐配偶個案時所扮演的角色和功能作進一步說明。
青翼社会工作网--社会工作者自己的网络家园
 楼主| 发表于 2005-2-9 15:27: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社會服務機構間的協作指引

不同社會服務機構在處理虐待配偶個案時,有需要互相合作或轉介服務,使面對虐待配偶問題的家庭在遇到不同服務需要時,能得到適切的社會服務支援。完善的跨機構合作與協調實踐方式,能提供優質的服務,使受助人能得到最大的得益。以下列出不同服務性質或環境的社會工作者所發揮的角色。

整體來說,不論在任何社會服務單位的專業社會工作者,均應對家庭暴力有一定程度的敏銳性。在識別服務對象個人或家庭發生虐待配偶問題時,須持有跨專業及跨機構合作及協調的理念。適當時,作出專業服務的轉介及保持跨專業及跨機構社會工作者良好溝通的實踐工作手法。

本章先會就一些特別與虐待配偶和家庭暴力有關的社會服務機構的功能和角色作出闡述,使不同社會服務機構的同工對各自的角色和工作有清楚的瞭解,以致彼此的合作更加暢順。下章將會就社工與不同專業人士合作時需要謹守的專業任務作說明。

婦女庇護中心的角色

1. 所有婦女庇護中心的地址均保密,以提供一個安全的避靜地方,接受24小時入住服務,協助受害人處理家庭暴力問題,恢復正常生活。

2. 爲受害人及/或其子女提供個案輔導和治療及發展小組服務。

3. 受害人的青少年子女亦需要臨時住宿服務,婦女庇護中心應儘量作出彈性安排,讓受害人子女能入住中心,以使受害人安心入住。如果情況不容許該受害人子女入住庇護中心,負責轉介的社工應照顧到該子女的住宿需要,作出其他安排,以確保受害人子女的安全。

4. 庇護中心的職員需要了解受害人及其子女各方面的需要以轉介其他社區支援資源。這包括:

n 經濟援助 (綜援/緊急基金),以便應付受害人的需要例如每日生活費、搬遷費用

n 若受害人不可能或不宜回家居住,社工應儘快與受害人制訂離院計劃,協助解決其住屋需要 (體恤安置(如符合資格)或協助租住私人樓宇,以便受害人另覓居所

n 子女上學安排

5. 婦女庇護中心應與轉介個案的社工/負責個案轉介/跟進的社工保持緊密聯繫,而該社工應在受害人入住庇護中心後,繼續與受害人及其同行子女(如有)面談,以便評估受害人的需要,並視乎情況所需,安排適切服務。

6. 識別家庭暴力、評估危機,與受害人共同訂立安全計劃,在有需要時協助受害人向警方求助,並預備個案報告,需要時出席跨專業個案會議,提供專業意見共同訂立個案跟進計劃及建議。

7. 如屬新個案,而受害人不同意轉介,庇護中心或轉介社工應確保受害人(i)已有適當的安全計劃,確保自己和家人例如子女的安全;(ii)已有足夠及準確的資料,以便她日後若有需要也可聯絡庇護中心或其他機構。

8. 如屬已知個案,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 / 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社會工作員一般情況下會擔任個案主管的角色,以處理懷疑虐待配偶個案,負責協調及統籌個案。

9. 與轉介社工保持專業溝通,共同訂立離院計劃。

10. 需要時召開跨專業個案會議。

家庭危機支援中心的角色

1. 提供短期住宿、危機輔導、小組和其他活動。

2. 如屬新個案,與受助人討論轉介至中心以外其他專為處理家庭暴力個案社會服務單位的需要。

3. 如屬已知個案,與轉介的社工聯絡,訂立離院計劃及未來跟進服務計劃。

4. 轉介和跟進個案的社工應注意:

n 向晴軒的地址是獲廣泛公開宣傳,故此,轉介社工應慎重評估虐待配偶個案受害人是否適合入住該中心,特別是那些只是需要臨時居所免受暴力威脅的受害人。

n 由於向晴軒旨在提供短暫住宿服務,負責轉介/跟進個案的社工應與向晴軒的社工緊密合作,制訂適切的照顧計劃和安排所有必需的服務,向晴軒爲他/她們作好適時離開中心的準備。

醫務社會工作員的角色

1. 提供即時的心理輔導、社會支援及其他服務。

2. 主要提供的服務包括輔導、經濟援助、房屋援助及/或其他社會服務轉介,使病人能接受治療、康復及重新投入社會。

3. 如病人並非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或家庭服務中心/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已知個案,醫務社工會聯絡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或家庭服務中心/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其他專注處理家庭暴力個案機構的有關社工作跟進。

4. 如病人並非已知個案,醫務社工會接見病人及其家人以初步評估他/她們的需要及虐待配偶事件對他/她們的影響。所有會面均需在安全和保密的環境下進行,並向病人及其家人解釋需要得到他/她們同意發放資料,作出服務轉介。

5. 醫務社工會與醫療專業人員及有關人士緊密合作和聯繫,以瞭解病人的情況和需要。如病人已入院,醫務社工會與醫療專業隊伍緊密合作,爲病人制訂適當的離院計劃。

6. 如病人已離開醫院,並不需要覆診或超過6個月才需要覆診,醫務社工會徵求病人的書面同意,並根據他/她們的意願,轉介他/她的個案到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或非政府機構家庭服務中心/綜合家庭服務中心,搜集所需的資料和在2個工作天內寄出轉介備忘錄或信件到有關的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社會福利署或非政府機構的綜合家庭服務中心跟進。

7. 如病人不同意將個案轉介到福利機構,醫務社工應探究箇中原因。若病人經鼓勵後依然拒絕接受福利服務,醫務社工則應確保病人(i)已有適當的安全計劃,確保自己和家人例如子女的安全;(ii)已有足夠及準確的資料,以便他/她日後若有需要也可聯絡醫務社工或其他機構。

8. 如病人需要在6個月內到精神科中心/醫院和一般醫院覆診(除了7間實行社區爲本服務模式的醫院外),醫務社工會跟進和提供服務予病人,並與醫療專業隊伍緊密合作以制定適當的福利計劃。

社區為本的社會服務社工的角色

1. 各機構職員在遇到虐待配偶個案時,應在受害人同意後,儘早把個案轉介予社會福利署的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或因應受害人的選擇,轉介到非政府機構綜合家庭服務中心,以便提供協助。

2. 如個案涉及未成年子女的人身安全,即使受害人不同意,也可以聯絡社會福利署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或家庭服務中心/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社工,看是否有需要為其子女申請保護兒童令

3. 如果受害人及其子女需要即時庇護,社工亦可將個案轉介婦女庇護中心。在作出轉介前,有關機構的職員應盡可能提供個案有關的背景資料。

4. 在轉介個案予專門處理家庭暴力問題的服務單位後,保持溝通,以配合家庭整體福利計劃,協助其服務單位及範疇內協調其主要服務對象,提供情緒支援或輔導,如識別其他危機及需要時,主動與個案主管的社會工作員聯絡,以評估服務需要,提供適切的服務。

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社工的角色

1. 個案主管/輔導員/情緒支援者/保護者/協調及促進者/資源動員者的角色

n 提供一系列協調的服務,安排及統籌醫療、經濟、社會、心理和法律援助服務;例如:外展、陪同受害人到醫院接受檢查和治療、安排入住庇護中心、協助申請綜援及緊急經濟援助、輔導、小組工作及其他服務轉介。

n 與各有關方面磋商,並協助受害人及其家人(如可能)制訂即時福利計劃,以及訂立輔導與治療計劃。

n 清楚向受害人解釋各項程式,並使受害人對繼續進行的事項有充足準備。

n 協調跨專業合作,確保參與協助的人士所採取的行動互相配合及協調。

n 如果受害人已向警方報案個案主管應注意避免影響受害人的供詞。個案主管如果發現受害人提及一些以往沒有向警方披露的事情,應建議受害人把事情告知警方,以便警方錄取另一份供詞。

n 由於個案最終可能交由法庭審理,所以個案主管應避免任何會減低受害人作爲證人的可信性行為。此外,向受害人提供輔導或治療服務的專業人士應知道他們亦可能需要作供。

n 個案涉及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包括弱智人士或精神紊亂人士,可參考「精神健康條例」

n 記錄有關與受害人的接觸,例如與受害人進行的會面、治療過程等;這些紀錄可能會在其後就有關虐待事件而進行的訴訟程式中(如有)被使用。

n 記錄有關與受害人的接觸,例如與受害人進行的會面、治療過程等;這些紀錄可能會在其後就有關虐待事件而進行的訴訟程式中(如有)被使用。

2. 如有需要,召開跨專業個案會議

3. 跟進會議福利計劃及監察進度

4. 按施暴者的情況,轉介或跟進施暴者輔導服務

5. 定期向出席跨專業個案會議的成員報告個案發展,檢視修訂福利計劃的需要。

社會保障部職員的角色

1. 認識申請綜援的資格及方法

2. 向受助人解釋申請內容程式責任等

3. 協助申請進度、使符合服務資格的受助人能儘早得到經濟援助

在多個機搆參與的介入模式中,各社會服務機構在緊守自己工作崗位的同時,亦要和其他社會服務機構維持一個良好的和協調的工作關係,這一方面需要社工清楚認知本身機構的功能,亦要明白其他機構的角色。透過共同和協作的努力,使社會工作介入能夠在虐待配偶個案上更能發揮其專業功能。


第七章

跨專業介入協作指引

很多時侯,虐待配偶個案的介入程式都會牽涉多個專業的參與,為求達至其工作目標和介入結果,社工必須與不同的專業人士及其所屬機構保持良好的協作關係,並為受害人謀求最佳的利益。

在虐待配偶個案中,以跨專業合作及協調的工作模式介入,目標有以下幾方面:

n 減低受害人因不協調的多專業介入而遭受到第二重的傷害

n 停止暴力行為及蔓延

n 提升對受害人安全的保障;及

n 令施暴者對其暴力行為負上責任。

社工在跨專業介入模式中的角色

1. 情緒支援者及輔導員

社工須理解受害人因長期面對暴力所表現出來的無力感,給予安全的感覺,讓受害人表達其感受與需要。並訂立輔導計劃,讓其能重新建立自信,撫平傷痛,有需要時與其他專業人士合作,提供情緒治療,促使受害人能重建健康生活。

2. 保護者 -- 評估受害人的安全、暴力危機及訂立安全計劃

社會工作者須評估受害人與施暴者未來相處的危機,制定安全計劃或安排即時安全居所,有需要時與受害人商討,執法人員介入及跟進的需要。

3. 搜集資料及通報危機

搜集個案背景資料,作為識別暴力問題、評估暴力危機的基礎,並在危險情況下主動提醒及保障受害人安全,有需要時與受害人尋求執法者的保護。

4. 促進者

與不同的專業人員在不同的介入階段保持緊密的溝通,並促進協調各專業人士與受害人共同訂立安全及跟進計劃,促進受害人理解個人權利及後果以作出理智的選擇。

5. 資源動員者

尋找及網絡社區各方面的資源以協助受害人在家庭暴力問題的各階段提供協助,使能處理危機。

6. 充權者及倡議者

為受害人充權及尊重受害人權利,同時對社會結構性問題提出改善的建議,倡導公義、公平及和諧的社會。

7. 個案主管

協調及統籌各專業人士及團體,例如:召開跨專業個案會議,使能有效地協助受家庭暴力問題影響的人士。持續檢討跨專業合作服務流程、專業服務角色及提出相應的改善建議。

社工與不同專業的協作

1. 與執法人員的協作

n 與執法人員保持專業溝通,如施暴者會被檢控,則社工可與警方聯絡,以便得知審訊的日期和地點。

n 協助受害人瞭解個人法律權力、法律可提供的保障、起訴過程及權行、子女安排等

n 讓受害人得悉,不應草率撤銷對施暴者的控訴、認識法律有關的保障及申請程式及法律支援服務

n 協助受害人提供證據

n 有需要時,在警方的要求/邀請下錄取口供

n 提供背景資料並與支援執法人員的調查

n 讓受害人瞭解自己的個人權利以協助作出理智的決定

n 支援受害人行使法律權力保障個人及家人的安全

n 跟進跨專業個案會議及福利計劃

n 在考慮人身安全情況下,社工可尋求區內警務人員協助受害人返回施暴者居所,並必須向警務人員清楚表達危機的可能性

2. 與醫護人員的協作

n 評估受害人即時需要,作出服務轉介

n 與醫護人員保持專業溝通

n 協助醫護人員對受害人所面對的醫護問題作出適當的診斷

n 跟進受害人在醫院接受治療時家人福利上的需要

n 協調和跟進受害人的離院安排

n 需要時召開跨專業個案會議

3. 與學校和老師方面的協作

n 與校方保持專業溝通,瞭解個案背景資料,協助識別及評估受影響學童的需要,在學童及/或家人同意情況下,有需要時提供相關的專業服務轉介

n 如有即時危險,應通知所屬分區的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聯絡警方轉介

n 為受影響的學童提供情緒及學習上所需的支援與輔導

n 給予受家庭暴力影響學童的學習計劃或其他上學的安排與須要注意事項

n 與教師跟進個案主管或跨專業個案會議所訂立的福利計劃

n 配合跨專業個案會議的計劃,與負責個案主管保持專業溝通及交換資料以協助受影響的學童

4. 與司法界別人員的協作

n 評估受害人面對司法過程的影響及作出服務上的適切回應

n 若施暴者的暴力行為涉及刑事罪行,應向受害人說明他/她在法律上的權利

n 在司法過程中,給予受害人及其家庭情緒上和經濟上的支援。例如:交通,子女上學安排、住宿需要、緊急經濟支援等等

n 如在過程中面對施暴者的威嚇,應協助受害人向警方或司法人員舉報

n 協調受害人認識法律可給予的保障,當受害人欲就他/她們的婚姻、虐待配偶問題及兒童管養及探視安排上需要法律意見時,協助受害人使用法律援助署的服務。

n 在協助受害人申請法律援助時,應讓受害人明白法律援助提供服務的一般準則,並請法律援助署職員向申請人解釋程序、責任或可能出現的結果。

n 如有需要,社工或需協助受害人向各部門索取有關檔案,例如向警方提供的供詞、控罪書、檢控對方的結果、醫療報告等,使受害人在申請法律援助時,可向法援署出示該等文件。

n 爲受害人做好審訊的準備,並向受害人解釋有關訴訟程式的情況。爲減低受害人出庭作證時的恐懼和焦慮,社工可陪同受害人出席法庭聆訊。

5. 與臨床心理學家的協作

n 按受害人的需要,轉介至臨床心理學家作評估和治療

n 與臨床心理學家保持專業溝通,訂立治療及跟進計劃

n 跟進受害人接受治療的進展

6. 與房屋署人員的協作

n 與房屋署及屋邨管理處的職員保持專業溝通

n 有需要時,協助受害人認識及申請有條件租住計劃/ 體恤安置計劃

n 瞭解房屋署以外能協助受害人滿足住屋需要的其他資源

n 協助受害人提供一切申請的資料以促進申請的處理

n 聯絡社區資源以協助受害人重建家庭居所。


7. 與社區內其他人員的協作(如區議會、議員辦事處、宗教團體、地區組織等)

n 與轉介的社區團體保持專業溝通

n 跟進個案、評估及服務需要和作出適當的轉介

要和其他專業人員維持良好的協作關係,除了清楚本身和其他專業人士合作時所應擔當的角色外,也要明白其他專業的職能和工作範圍。有關其他專業在虐待配偶個案上一般的工作和職能,請參閱本工作指引。
青翼社会工作网--社会工作者自己的网络家园
 楼主| 发表于 2005-2-9 15:28: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社會服務機搆/單位的政策和措施

前線員工在處理虐待配偶個案時需要機構清晰的指示和支援。本章會說明社會服務機構和單位可以如何協助前線同工面對和處理虐待配偶個案,並會就機構政策、程式、安全計劃和檔工作幾個範圍作指引。

基本原則:

1. 確保受害人的安全受到保障

2. 由對處理家庭暴力個案有專業知識及經驗的工作員提供

3. 處理案主的生理、心理、經濟、房屋及法律援助的需要

4. 與有處理家庭暴力個案經驗的機構及專業人士建立緊密的合作關係

政策方面:

1. 機構處理家庭暴力個案,應訂定明確的原則、政策及工作手法。

2. 有關的政策及工作手法應強調保障受害人的安全以及施暴者為暴力行為承擔責任的重要性。

3. 家庭暴力個案應由曾受專業訓練及具有關經驗的工作員處理。

4. 應建立一個專門處理家庭暴力個案的服務轉介系統。

5. 提供特定的資源及人手,專門處理家庭暴力個案。

6. 定期向為家庭暴力受害者服務的工作員提供培訓。

程式及紀錄方面:

1. 受虐個案的辨識

n 機構應有一套指標,作為識別家庭暴力個案的指引。

n 非提供家庭服務的機構可考慮於首次接觸個案時,要替家庭暴力個案作甄別和檢測,以便把個案轉介至適當的資源或專門處理家暴個案的機構跟進。

n 機構應有清晰的指引,以保障受害人的安全及個人私隱。

2. 受虐個案的評估 - 機構應有清楚政策指示員工

n 評估的原則

n 評估的範圍

n 評估的方法

n 詳盡的受虐個案評估一般應包括:

i. 受虐歷史/虐待種類

ii. 妨礙受害人揭露受虐的因素

iii.受害人的安全評估

iv. 辨識導致暴力行為惡化的因素

v. 安排跟進服務以確保案主安全

vi.提供有關社會資源

vii.轉介個案至專門處理家庭暴力個案的機構

viii.受害者與施暴者應分開接受個別評估

ix. 在介入的過程中,應持續對個案進展進行評估

3. 介入 - 機構應有清楚政策指示員工

n 介入服務應以家庭暴力受害者的安全為首要考慮。

n 支持及肯定受害人所披露的受虐經歷。

n 不應把家庭暴力的責任推到受害人身上。

n 家庭暴力是違法的。

n 提供有關社區資源(如庇護中心、專業輔導、經濟及法律援助等)的資訊。

n 介入工作應著重為受害者充權。

n 不建議為仍存在暴力問題的家庭進行夫婦輔導或家庭輔導。

n 為家庭暴力個案提供夫婦輔導前要考慮:第一、個案(受害人及施暴者)已接受專門的治療服務;或第二、夫婦輔導與專門為處理家庭暴力的施暴者治療計劃同步進行,以確保受害人能夠保護自己,而施暴者亦已承認責任。

4. 安全計劃 - 機構應有清楚政策指示員工

n 應為每個家庭暴力個案都訂立安全計劃。

n 應為受家庭暴力影響的兒童訂立安全計劃。

n 處理家庭暴力個案的工作員亦須有安全計劃。

5. 文件工作

n 處理家庭暴力個案的機構應對個案記錄有特定的要求,包括定期更新及完成首次接見、評估、介入、個案終結及善後跟進的記錄及報告。

n 應分開處理受害人及施暴者的檔案。

n 應注意清楚記錄個案的介入工作及安全計劃,以保障受害人的安全。

n 如有需要,為受害人拍攝的傷痕照片,應跟從特定的指引,以保障受害人的私隱及安全。

員工支援和培訓方面

1. 指示員工在什麼時候/情況需要通報上級工作進展

2. 有清晰督導計劃和專業支援

3. 讓員工明白在什麼時候/情況可以得著什麼支援

4. 鼓勵員工在工作情緒上互相支援

5. 定期安排活動激勵員工士氣

6. 鼓勵員工在虐待配偶問題上持續進修

其他方面

1. 機構在什麼時候需要專業法律和諮詢

2. 與本港和香港以外同類機構保持良好的關係,以作專業上的交流

社會服務機構是前線員工的後盾,亦是他們最直接的支援。如果社會服務機構有一套清晰政策指示前線員工如何處理虐待配偶個案,不單是對前線員工的支援,亦是對前線員工所協助的受虐家庭成員一種保障。一套清晰的處理受虐配偶個案的機構政策,是提供具素質服務的一項重要措施。
青翼社会工作网--社会工作者自己的网络家园
 楼主| 发表于 2005-2-9 15:41:25 | 显示全部楼层

與虐待配偶有關的法律條文

現時香港並沒有特別處理家庭暴力的刑事法律。但一般的刑事法條例仍可用來對付家庭暴力事件。詳見下表。

條例

/法律

違法行為

刑罰/法庭命令

侵害人身罪條例

第2條

謀殺

終身監禁

(香港法律第212章)

第7條

誤殺

終身監禁及罰款

第19條

傷人或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

3年監禁

第39條

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

3年監禁

第40條

普通襲擊

1年監禁

刑事罪行條例

第118 (1)條

強姦

終身監禁

(香港法律第200章)

第122條 (1) 條

猥褻侵犯

10年監禁

香港《家庭暴力條例》是針對家庭暴力問題而設的專門民事法規。《家庭暴力條例》適用於配偶間的暴力行為,亦適用於虐兒行為;以下只集中討論配偶間的暴力行為。

《家庭暴力條例》並無對家庭暴力作出法定界定,不過,有關家庭暴力的行為,範圍很闊,包括:

由身體虐待-包括襲擊-即故意或罔顧後果地作出某一行為,致使他人感到將受到即時及非法的暴力侵犯,到毆打-即故意或罔顧後果地對他人使用非法暴力,兩者分別在於前者不須有身體接觸,後者必須證明被告曾接觸受害人的身體。

騷擾:有關配偶虐待的案例指出,「騷擾」包括:不斷打電話給對方;打電話到對方的工作地點,及到該處張貼侮辱性海報;寫侮辱性的信件給對方、向其呼喝及尖叫、用粗言穢語辱罵對方等。另外亦有論者認為騷擾包括的範圍很大,普通襲擊亦算是騷擾。

此外,婚姻間或同居間男方未得或罔顧對方的同意,強行與對方進行性行為,亦屬家庭暴力的一種。

《家庭暴力條例》對受虐婦女的保護

對於被虐的妻子來說,面對再受暴力威脅的危險,最急切的法律保護,是立刻制止施暴者再毆打或滋擾她,其次,是禁止施暴者再進入可以威脅被虐妻子的範圍,以防他再以暴力手段對待妻子。在這方面,被虐妻子是可以從家庭暴力條例》取得一定程度的保護的。

《家庭暴力條例》規定該條例適用於一男一女婚姻配偶或擁有長久而穩定同居關係的同居男女;同時,亦適用於上述婚姻或上述同居關係下所生的子女。然而,對於並無擁有婚姻關係的配偶,又沒有上述同居關係的男女及其生子女;又或者是他們的家庭成員(例如配偶的父母),一律不受此條例保護。

《家庭暴力條例》規定,婚姻或上述同居關係的任何一方,可以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制對方騷擾、毆打或干預申請者的行為。

一般來說,當受虐者受到施暴者騷擾或毆打,而有跡象顯示施暴者繼續其暴力行為時,申請者可首先單方面向法庭作出申請,在緊急情況下,申請者甚至可以即日向值日法官申請單方面的禁制令。當法官考慮案情後,認為情況緊急並初步顯示案中被告確有對申請人施加暴力的可能,會頒下禁制令,然後再將審訊押後兩星期。屆時,案中的被告需出庭應訊,在此段時間內,申請人需以誓章形式,將賴以申訴的事實向法庭陳述。在兩星期的押後審訊期中,如法庭認為被告確有向申請人施用暴力的傾向,則會頒發一如上述提到的禁制令。

此外,如果法庭認為受虐者的身體曾受到實際傷害,則會在上述判令附加逮捕書,以便警方在施暴者違返禁制令時,警方不需向法庭申請手令,便可拘捕施暴者。

其次,法庭亦可運用其酌情權,頒令施暴者不得進入婚姻居所或其中某部份、居所所在的大廈,甚至是某地區。不過,此種強制令被認為後果嚴重,故法庭在頒令時會考慮得十分謹慎,必需考慮以下的因素。

(1) 雙方的行為;

(2) 雙方各自的需要;

(3) 雙方在婚姻居所內的兒童的需要;

(4) 案件的所有環境因素。

以上可看到,法庭有頗大酌量權去頒令施暴者不得進入某居所或某地方,其中,法庭會考慮與該個家庭同住的子女 (尤其是兒童)的需要和利害。但這不是首要的考慮因素,會與其他因素一併考慮,此外,居所的業權並非決定性的因素,所以,即使施暴者是居所的業主,即擁有該單位,也不是就可以自動免於上述的強制令‧此外,法庭亦可以考慮雙方是否有其他居所、暴力再發生的可能性、施暴者的暴力形式等等,從而決定是否頒發強制令。

上述逮捕書和強制令最長期限是六個月。

此文摘自《中國內地/香港婚姻法實務》

作者:趙文宗、李秀華及林滿馨

香港對反家庭暴力的概況

刑事法

(1) 依暴力程度,可以由律政司檢控由謀殺、誤殺、嚴重傷害他人身體,普通襲擊等罪名。

(2) 受虐者是證人,不是起訴人。

行政法

(1) 沒有行政管理措施,要交法院才有權處罰施暴者。

(2) 現時警署可因應情況扣留48小時即上庭或釋放。

婚姻法

(1)家庭暴力是離婚事實之一:不合理行為無法忍受對方生活下去的內容之一。

(2)沒有請求控告賠償權利。

(3)家暴可以影響財產分割。

(4)《家庭暴力條例》:衹保障配偶,有穩定關係同居者,同住18歲以下的子女-禁止騷擾令、禁止入屋令;禁令期限不超過6個月,可加上逮捕書、罰則通知。

民法

(1)可以從侵權追討人身傷害的賠償。

(2)可以申請意外傷亡賠償基金。

其他支援

(1) 警察:有時擔任調停角色,不是一定要調查,不一定通知受害人的權力。

(2) 調解: 不適合。

(3) 法律援助: 有。

(4) 庇護中心: 有。

(5) 強制性輔導: 沒有,受感化令者則有。

青翼社会工作网--社会工作者自己的网络家园
 楼主| 发表于 2005-2-9 15:42:32 | 显示全部楼层

警務人員在虐待配偶個案工作上的角色

999報案中心的警員角色

1. 即時通知執法者趕往現場

2. 為求助電話留下紀錄

警員在家庭暴力事件現場

1. 保護受害人及其子女免受襲擊;

2. 確保上述人士起碼在短時間內不用面對再受暴力對待的危險;

3. 對疑犯採取堅定和積極行動及調查任何可能干犯的罪行;

4. 執行家庭暴力強制令,如適用;

5. 拘捕暴力使用者;

6. 向疑犯發出家庭事件通知書;

7. 轉介受害人及疑犯至適當的政府部門或非政府機構尋求支援服務,包括:

ð 醫療服務

ð 臨時住宿服務

ð 婦女庇護中心

ð 男士宿舍

ð 輔導服務 (包括男士輔導服務)。

跟進工作

1. 瞭解是否社會服務機構已知個案,通知有關社工/機構

2. 進行調查及搜證,整理調查報告

3. 轉介服務:包括庇護中心、輔導服務、法律援助服務等

4. 提出起訴

5. 支援證人

6. 參與跨專業個案會議,提供專業意見共同訂立個案跟進計劃及建議


附錄七

醫護人員在虐待配偶個案工作上的角色

醫護人員的角色

1. 診治損傷

2. 評估情緒

3. 辨識暴力危機

4. 通知當值警務人員有關的暴力罪行以啟動執法及司法介入

5. 瞭解是否社會服務機構已知個案,通知有關社工/ 機構

6. 服務轉介

7. 訂立離院計劃

8. 跟進療程

9. 整體醫療報告及觀察

出席跨專業個案會議,提供專業意見及共同訂立個案跟進計劃及建議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2-9 15:48:36编辑过]
青翼社会工作网--社会工作者自己的网络家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青翼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服务条款   | 其他服务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更新历程

Copyright © 2003-2016
上海青翼社会工作人才服务中心 |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20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