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每人心里的某一部分,都属于当年的自己,永远是孩子般的模样,代表了年少时的所有美好和期许。如今回头遥望,有怀念有伤感,又是一个毕业的时光,又是一段值得回忆的岁月。【社工】杂志总第28期有幸邀请到了大鱼影像公益服务中心为新一代即将离开校园步入社会工作行业的他们分享他们成长的经验,分享他们的创业情怀!

大鱼影像公益服务中心总负责人:余杭

大鱼影像公益服务中心指导老师:胡家琪

大鱼影像公益服务中心员工:黄蕾

大鱼影像公益服务中心服务对象代表乐公益理事长:郭长波

专访对象:余杭(总负责人)
采访记者:彭诗琪

Q、请问您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做大鱼影像公益?

余杭:选择做大鱼影像公益是一个“偶然”。其实一开始我个人没有太强烈的创业想法,都是顺其自然一步步走到今天。一开始是源于自己喜欢做视频,看到有人在网上传视频特别羡慕,于是在高二的时候就萌发了自己做视频的想法。2011年在大一室友推荐下,下载了一个叫“会声会影”的视频软件,然后摸索着去剪辑视频。2012年去公益机构服务,机构的领导每个活动都让我做一个视频,然后又发现,公益行业几乎都有影像传播的需求,而且需求很大。2015年我重新考上大学,制作视频的技术也越来越好,所以接的公益影像服务订单也越来越大,再后来我的导师胡家琪老师为我提供了很多支持,借助“创青春”公益创业赛这个契机,帮助我搭建起了机构的管理框架、梳理了运营的模式,也给我了很多信心,公益创业慢慢就算成了。

Q、第一次接触公益是什么时候?是在本科读社工的时候,还是在公益机构实习时?

余杭:最早接触公益是在2012年。当时由于身体原因辍学,然后申请去到广西支教,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Q、做影像公益这么多年来有没有想过放弃?这7年间是什么让你一直坚持下来?

余杭:放弃这个问题还真的想过。第一次拍社工微电影《社工女生》的时候,什么条件都不成熟,没有设备,没有资金,没有演员,只有一个不被别人认可的剧本。当时拍摄遇到很多困难,我内心真的想放弃影像公益这条路了。但是我的同学屈原和说我“余杭啊,你都把这个Flag立起来了,就不能够放弃。不管你的作品出来是狗屎也好,满汉全席也好,你都把它拍出来,别人看到了,就觉得这个事情可行,后面就会慢慢认可你。”后来咬着牙拍出来之后,又慢慢得到认可,就又坚持下来了。长远来看,让我坚持下来的原因有两个。一方面是自己的理想和才华不被别人认可。另一方面,我又是一个不容易服输的人,想去证明自己。

Q、当初决定创办大鱼影像时有没有受到一些挫折和压力?

余杭:挫折其实不算太多,但压力却很大。我们这个行业有自己的特殊性,万里长征最难的是的第一步,而创意行业就是从0到1的过程。创意枯竭是我们最大的压力,那种焦灼感让人不断地自我怀疑,孤单和难受。所以每接到一个公益影像的订单时,既开心又难过。另外就是由于我们还是学生,很多时候,不得不周旋于学业、工作、团队的压力之间,时间上比较紧张,精力分配严重不够。

Q、您的家人是否也支持您公益创业?

余杭:我的家人特别不支持我做公益,当时去支教的时候,我的父亲很明确地跟我讲:“你以为我们家很有钱吗?”、“不许拿我的钱去做慈善”,他理解的公益只是捐钱。但是好在我爸的领导,也就是我干妈,对我做的事情很欣赏,这么多年,没有她的支持,我很难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我干妈是一个很率真,也很有爱心的人。现如今,我带领团队的技巧、方法和管理的理念,很多都是向我干妈学习来的。她很支持我做公益,也支持我重新重新考大学,经常带着我参加公司的活动,是我学习的“榜样”。

她给过我很多引导,“作为管理者,在征询别人意见的时候,要先有自己的主见。别人的意见只是给你思维盲点的补充或者提升你的观点,但绝不能完全听从别人的。”还有“做领导,在管理指导别人之前,最好自己先具备具体的工作能力”等等,这些都影响了我现在的领导风格。所以这也算是家人的支持吧。

Q、很多人说做公益更多是激情和情怀在支撑着,很多会因为现实生活的压力终止公益路,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余杭:有部分社会现状如此,但是我们在《大鱼会飞》说过一句话:“没有爱心,公益做不起来;只有爱心,公益做不下去”。有些人认为只要有爱心,就可以做好公益,却忽略了现实的复杂性与公益的科学性。公益需要激情和情怀去发声,但是绝不能仅靠激情和情怀,做公益更需要大的格局、前瞻的眼光、深远的思想与强大的综合能力。思路决定出路,把机构的格局放大一些,运营模式跟上先进潮流,大鱼公益影像就能随着公益行业的发展而发展。公益不能只是自我感动的单向给予,更应该是爱与支持的良性循环,这是我践行公益的理念。

Q、公益团队的人才流失非常频繁,同时也很难吸引更多人才的注入,大鱼影像是否也存在这个问题?

余杭:大鱼本质上还是一个学生团队,严格意义上讲,我们还没有遇到行业内出现的“人才流失”。我们的人才流失更多的是因为大学阶段的同学迷茫徘徊,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做什么。

在公益机构工作的时候,我指导这个情况很严重,现在稍微好一点了。未来,我希望大鱼有更大的适应能力和造血能力,能最大效度地发挥团队合作能力,以保证团队运营状况良好。当然,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影像,这个对于年轻人很有吸引力,而且也会赋予我们更多的生存灵活性。对于团队的薪资,我个人认为“开源”永远比“节流”要强。对于人才培养,我坚持“只有我自己是个人才,我才能识别人才。”所以我对自己的培养标准,也影响了我选拔人才的标准。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的人才团队。人才和人才之间永远会相互欣赏。未来人才流失这个状况我们肯定会有,但是我们有信心能做得好。

Q、大鱼影像是否只有镜头一种方式宣传公益?

2017年公益蓝皮书上是这样说的:目前公益机构最急需的是传播能力。而影像和传播不分家,影像是服务于传播的。所以我们梳理的机构发展方向有三个:第一个是订单模式,以公益的价格提供一些宣传片、纪录片的拍摄服务;第二是打造大鱼影像课堂,开发系统性的教材。我们目前正在筹备传播课程,此前,我们做的一个视频在平台上已经突破14万的观影量,我们期望把这部分传播经验分享给更多的公益小伙伴,提升他们的传播能力。另外,目前公益界仍然存在自娱自乐的现象,普通大众对公益的认知和公益界差别很大。我们要转换思路,让大众意识到公益不只是捐钱,要让他们参与公益,让整个社会动起来。

Q、您期望大鱼影像能为社会以及整个行业带来什么?

余杭:我目前总结了影像有四个作用:发声、记录、治疗、教育。我们期望大鱼能实现传播能力的提升,建立属于自己的自媒体平台。我们也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去孵化更多的公益影像组织,让他们为公益行业提供影像服务,未来大鱼可能更多负责链接资源、提供指导和进行监制。

Q、大鱼影像作为大学生创业团队,团队资金运转是否会遇到难题?

余杭:有遇到过,但是我们行业特殊在于,产出能力强,基本上,除了买设备投入一点钱,随后的资金来源,足够满足我们机构的运营。模式决定对资金需求,所以说需要更宽广的思路去做公益服务。

Q、在这个公益创业的路上谁对您的影响和帮助最大?您想对他说什么?

余杭:对我影响最大的人还是我干妈。这么久她一直带着我、指导我,虽然有过公益理念的分歧,但不影响我们相互欣赏。她是一位优秀的企业家,也是一个率真、勇敢、坚强、善良的女性。 我想对她说的是:“善良是可以传递的,谢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教导”

Q、请问您对大鱼影像未来的走向和定位是什么?那您下一步的规划是什么?

余杭:我们希望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有三个板块:第一个是订单服务模式;第二个是影像课程培训;第三个是自媒体平台的搭建。期望在服务别人的同时,我们自己有收获,也让整个公益行业的影像宣传能力得到提升。也是打算把平台搭建好,课程培训好,让更多人去为公益发声。下一步规划,就是希望能够顺利完成这次“创青春”比赛的国赛,然后考虑成立公益机构,或者把我们现在公司转型成为社会企业,实现我们三步走的策略。

Q、又是一年毕业季,对新一批即将投身公益事业的新鲜血液,您有什么祝福?

余杭:第一句话:公益没那么简单,也没那么复杂。要想投入公益事业的话,首先要有很清晰和清醒的认识。第二句话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阅人无数。这个行业还有很多可创新的点。大学生想要创业的话,要多走出去,走出寝室和图书馆,多去实践,带上笔记本去不同的机构做志愿者或者实习生,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去思考和剖析公益项目。看的越多,思考的越多,越有创新。

Q、对怀有公益创业梦想的新生们分享一些您的创业指导经验。

余杭:第一:拥有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大学已经逃脱应试教育的魔掌,此时就要去学着去做自己的主人,有自己的主见,去承担一个事情的后果。 第二:要多观察和反思,多问自己这个事情我说的一定对吗?别人说的一定对吗? 第三:在大学阶段,一定要多去实践,多去经历。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走出去,多听,多想。适当地远离社交,因为过度和人群沉浸在一起很容易被同化,而无法去自我反省、自我剖析。独处的时候,常常才能正在发现问题所在。其实现在很多同学看问题都很表面,我觉得需要去深入地观察、思考和感悟。要有:“我相信我是对的,但我更相信我的观点还可以提高甚至改正。”的理念。

专访对象:胡家琪(导师)
采访记者:钟玲璐

Q、请问您主要负责大鱼影像的哪部分工作?

胡家琪:大鱼影像主要是我学生创建的机构,当时他们有这个想法,我就带他们参加了创新创业比赛,平时会给他们做一些专业上的导向,在大鱼影像我主要还是负责技术方面参与制作了《大鱼会飞》《仁爱居家养老项目宣传片》《社工教学片--残疾人社工》等项目。

Q、请问您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大鱼影像公益?

胡家琪:大鱼影像是我学生他们的一个想法,我认为公益的发展一直在探索中,大鱼影像用影像去传播公益,对公益的宣传和发展很好。我们社工坚持公平原则,做为一名社工的老师和多年的督导,我很希望公益可以被更多人知道,能去帮助更多需要的人。现在的媒体传播很快,余小杭他们的大鱼影像公益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解公益。

Q、在您的眼中大鱼影像是在做一个什么样的公益?

胡家琪:那首先说一下公益吧,现在很多人对公益有一点误解,认为公益就是吃饱了有闲钱的人献爱心,其实公益做的不只是献爱心,很多时候他还有自己的内容。我们大鱼影像公益是用影像做公益,用影像去影响更多的人关注公益。影像参与公益的这个初衷主要是因为,图像相比文字素材和音乐制品更能够清晰震撼的表达公益的诉求,对于传达公益服务理念,吸纳拓展公益服务的外延有着直接作用,行业里需要这种实质性的拓展服务用以增进服务成效。

Q、您对大鱼影像未来的期许是什么?

胡家琪:最开始是希望大鱼影像做成中国影像公益的第一家,但我的学生表示很有压力。其实现在更多是觉得不用去追求名或者利,只要更多的人知道大鱼影像公益,当影像公益真正发展起来,大鱼影像是走在前面的。

Q、又是一年毕业季,对新一批即将投身公益事业的新鲜血液,您有什么祝福?

胡家琪:又到了6月毕业了,希望自己社工的学生能更好的就业吧,现在很多的学生只看到社工做一线,觉得不是那么有地位,其实社工专业学生出去不是只能做一线社工,还有很多其他的事可以做。社工从业率低其实和现行的教育也有一定关系,社工的大学本科教育应该去注重项目运行和管理,帮助以后更好的就业,但我们现在的社工本科教育还没有做到很好。祝福的话首先对社工的学生希望你们毕业能找到适合的工作,工作顺利。对非本专业的学生,我也看到了现在一些非本专业学生组织的志愿者团队,他们也在做公益。希望会有更多的人投身公益,一起做公益。可以来我们大鱼影像公益,和我们大鱼影像一起成长。

专访对象:黄蕾(员工)
采访记者:陶丽娟

Q、请问您主要负责大鱼影像的哪部分工作?

黄蕾:机构内部我主要是负责行政方面工作,现在就主管一些日常的公益团队的行政性任务,包括内勤和外勤记录备案,然后,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也会负责一些公益影视录像的拍摄剪辑、公益形象人物平面设计之类的一些宣传工作.

Q、请问您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大鱼影像公益?

黄蕾:嗯 因为我上了大学之后参加过很多的活动,接触了很多人,也接触过类似的一些服务组织,虽然我学的不是社工专业,但是我选修过一些社工的课程,然后就是有接触到一些社工机构,还包括一些公司,接触过许多企业领导,她们给我的感觉和现在我的领导给我的的感觉是不太一样的,其实现在我们也是一个 算一个半创业性质的公益团队,或者说是公益性质的一个服务中心,我们未来也希望 能够更专业,成为一个在公益上能够走的更远的组织机构,通过和机构余导的接触,我就能感觉到就是 她自己是一个特别有理想有坚持的人, 她毕竟是从社工专业出来的人嘛 然后我就能从她身上学到很多东西,然后她和以前我见识过的那些领导 有些地方是不太一样的,我能在她身上感觉到一些比较向上的正能量,然后 能看到的或者说期望看到的的一种东西,关于选择大鱼的原因:首先,遇到她、和她带给我的这个感觉让我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然后第二个选择大鱼影像的原因,其实就是受到我父母的影响,我父母她们在经商嘛 然后会使我我就是耳濡目染一些东西,我在选择我自己的事业的时,也自然会倾向的进行一些考量,我能感觉到大鱼现在在做的事情是有前景的,而且也能给别人带来更多正能量的东西。

第三个选择大鱼的原因可能就是我自己的性格导致的,因为我比较固执、不服输那种性格,比如说一件我认定的事情,我周围的人朋友、父母,如果她们对我的那种反对声音的越强,我就越愿意把这件事情做下去,可能因为偏执吧。综合这三个原因,它让我一直就愿意留身在大鱼把公益服务做下去。

Q、您对大鱼影像未来的期许是什么?

黄蕾:说到期许的话,其实我就希望我们大鱼能够越走越远,可能这个过程会不那么顺利,但是我相信最后一定会走到我们想要达到的地方。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成为公益影像的一个行业标杆

Q、又是一年毕业季,对新一批即将投身公益事业的新鲜血液,您有什么祝福?

黄蕾:嗯 其实怎么说呢,(作为一个已经容身于公益服务组织的工作者,从自我角度来讲还是很期望专业人员加入我们这个庞大的公益服务组织群体。)对于这个我作为一个非社工专业的一个 就是说做我们影像这个这个工作室的人来看的话,其实我也接触过一些社工学生,包括一些本身就是社工专业出来的一些进入社会的一些人,其实我觉得就是我们现在这个社会特别需要像社工这样的专业人才。我比较担忧的一个事情就是因为身边有一些相关同学,他们会不坚定自己的专业和想法,会觉得就是说做公益这件事情不能让他们获得什么东西,其实我想说就是每个人都需要有自己的追求和梦想,我们都很年轻,就不要轻易去放弃我们可以去获得的一些东西。康德说:有两种东西我们越是时常的去思考,就越能给我们的心灵带来更多的一些东西、一些赞叹、一些敬畏。那两样东西就是我们头上的星空和我们心中道德法则。一方面就是我自己的理解,就是头上的星空指的就是自由,年轻人都想要自由。但是我们作为一个受过教育的一个人来说,我们有自己的道德法则有约束,其实我觉得做公益这件事情都能在这里面去找到属于自己的自由和自己的道德法则。


那么我们的采访就此结束!非常感谢能和您有一段愉快的下午时光。

Q、在您的眼中大鱼影像是在做一个什么样的公益?

黄蕾:在我自己看来,我觉得大鱼印象对于公益行业来说,就像是一盏灯一样,因为我们做的事情和一般的那些机构还是会有所区别,我们有自己特别专注的一个领域,就是从影像这个角度去出发,给大家带来一个 更便捷的一个方式去了解其它的一些公益服务机构,或者是一些弱势群体。 采用一个现比较快捷、方便、人性化的沟通方式——自媒体去交互,这种直观的影像手段,能够促使我们去照亮公益这条路,去传递我们自己心中想要传递给大家的一种希望,一种爱,一种温暖。

Q、在服务过程中哪一个案例让你影响深刻?

黄蕾:嗯 其实在参与服务过程当中,我更多的是作为一个比较客观的拍摄者,从这个角度去参与服务过程嗯 我印象相对比较深刻的是在17年的时候在八中,然后我作为摄影师参与到此次公益活动当中去,帮住记录整个公益服务过程。中间就有一个孩子让我印象有点深刻,那个孩子她们家情况比较特殊,然后在八中读书 她们家生有十个孩子,她是第三个。然后又是一个小妹妹,才七八岁的样子吧,就开始照顾底下的一些比她更小的弟弟妹妹,她之前就从来没有接触过就摄像这种东西,她们家连电视都没有,然后她就特别好奇,但是这个小女孩她性格就比较羞涩那种,特别害羞,是就不敢直视眼睛那种,平时呢她一直都是坐在最后面 就课堂里面最后面的那个角落,我一般拍摄呢也会站在那个位置,她和就我就会或多或少跟她有所接触,可能就是她觉得这个姐姐跟其她老师不太一样,会关注到她 或者有一些她自己的一些想法,慢慢地,她就开始敢和我聊天了,这个过程当中我就发现这个小女孩她,她自己平时在家里面属于那种 必须要早熟起来的孩子,虽然年纪很小,但是她必须要照顾整个家庭,学校里面有很多那种比它长得快的那些孩子,营养就比她吸收得更好,然后都比她高,包括男孩女孩都是这样,她就会常常受到别人的欺负,但是她也很坚强,她在给我接触当中就表现的特别特别的懂事和乖巧,然后也不会多说什么,也不会说提什么要求,她就静静地看着你,我跟她接触的时间就只有三天,到最后的时候 她就感觉特别的舍不得,

(我觉得这样的事情应该被放大,通过我们的记录让公众们了解到有这么一批生活不易却又很坚强的孩子,让她们也能够有机会去了解这个世界,去享有本应该属于她们自己的童年时光。所以公益的力量不仅仅是去帮助这个女孩,而是唤醒社会对这群边缘群体的关注、去拓展爱心和付诸行动)

我其实 我也没有跟她有特别特别的那种接触,没有说帮助她做什么事情或者说给她什么东西,但是就是说在三天很短暂的时间里面,我就站在她旁边,然后偶尔一个眼神,然后把我自己的相机拿给她看一下玩一下,可能就是这样很简单一点事情吧 然后她就感觉她跟我不一样,她觉得自己是被关心的这件事情对我印象挺深刻的。

Q、您在实际服务中是否有遇到困难?您是如何解决的?

黄蕾:我一开始做这个事情一直坚持到现在,其实对我来说 心路历程也是比较艰辛的。一方面是 确实我觉得自己的能力和阅历其实都是不够的,就是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是必须有自己的能力才能把事情做好了,所以 我现在这种情况和我自己对自己期待就会使我我怀有一定的压力,有一段时间我觉得特别的焦虑和急躁,涌出一个特别急切的想法,就希望自己能够更(具实务能力)能干。就是一件事情交到我手里面,我就会特别急切的想要把它做了,并且要做得特别特别好。主要是因为心态原因就导致自己其实做事情的时候 出现急切的心理,这是我遇到一个比较大的一个问题。

解决:自己怎么样去克服这个问题呢,我去找我的朋友,找老师跟他们谈心,然后他们会给我一些建议,但是最终谈及让我自己就静下心来的话,大概是看书让自己心静的吧。 然后回过头再来想这件事情,就觉得其实也是一个经验教训,我相信以后可能还会经历这样的来自工作上的间断阻隔,但是我觉得自己知道要该怎么去做,才能调整自己过于焦虑的心态。

然后第二个呢,就是之前我提到过的 就是做这件事情其实跟我的专业也不是特别相关,特别是我爸爸妈妈,他们是做生意的 生意人嘛,追求经济效益,然后我们在做这件事情,其实不是为了赚钱,更多是为了自己想要去做这些事情嘛,然后身边有些朋友也会提出一些反对的声音,他们会觉得 啊 你这么辛苦,付出这么多,不能得到什么实际的东西,就是这种声音偶尔就会不间断的冒出来,这件事情其实也让我挺苦恼的,有些时候就会影响到自己真实的想法,当时还是感到比较困惑,到后面呢慢慢的就找到自己的方向,然后坚定自己的想法,坚持做下来。

专访对象: 郭长波 (为乐公益理事长)
采访记者: 安一鸣

Q、请问您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大鱼影像公益

郭长波:跟余杭个人认识,在雅安认识,看到他们曾经拍的作品不错。于是就邀请他们为我们进行拍摄记录,根据我们的主题项目,他们为我们拍摄了一部名为“就要这感觉”的摄影节目,分上下两部合集。

Q、您对大鱼影像的印象和评价

郭长波:印象--投入与专注。他们拿到我们给定的这个主题和思路后进行了紧张罗列的策划和商议,对内容选景和人物进行了全面的透析和把控,为了更好地完成主题影像工作还进行了走访咨询等等,这让我们觉得他们是一支具有极高专业素养的团队,有着饱满的热情投入公益服务中、专注公益所传达的理念。

评价--很有自己的理念与想法,能拍出有内容的东西。

Q、与大鱼影像的合作过程中,是否给您带来了一些影响?影响是什么?

郭长波:个人--启发自己去传播,加大机构的宣传力度,虽然没有业务合作,但经常会探讨一些内容,提升了自己的能力。

机构--促进了机构的传播、宣传,推动了机构的发展,对项目的顺利进行有一定的帮助。同时透过公益这个主旨让社会团体更加深刻的明白,机构所要传达给社会的公益服务理念,也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能够吸纳更多人参与公益服务活动中去、提升全体社会和谐互助的品质。

Q、您对大鱼影像未来的期许是什么?

郭长波:因为专门做公益影像传播的很少,希望大鱼影像推动公益机构传播能力的建设和社会对公益影像传播板块的关注。希望他们成为公益领域传播新生的力量。

是的,我们也希望大鱼公益能够透过影像这个广度视角向社会大众传达向善至和的理念、和谐互助的信念、公益至美执念,也愿意同大鱼公益一起呼吁更多人关注公益事业、加入公益团队组织、普及公益知识。祝福大鱼公益能够在未来走的更好,勿忘初心!

Q、您会将大鱼影像推荐给身边人吗?为什么?

郭长波:当然会,因为他们有一个专业团队,能力与实力态度理念都很不错,能做很多实实在在的事情。现在社会里关注公益的视角并不多、媒体行业的专注难以普及到需要公益发声的角落,而大于公益的出现正弥补了这个缺陷,他们是一批用心付出、把自己的青春和汗水都奉献给了公益事业的专业团队,秉持着一颗公益至善、敢为人先的赤子之心,因为他们的存在才让许多善人善举有了传承的标尺、有了行为的意义。所以他们很棒!

大鱼公益所做的事从来都是值得被尊敬的一种善举,同时也是公益事业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我们在思考公益事业如何吸纳更多社会视角的同时当然也不应该忘记有这么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做默默地传达者,我们希望可以透过大鱼公益的影像去发掘那些值得被放大的公益事业,也同样希望我们的朋友在公益这条道路上走的坦然自信。祝愿大鱼公益越来越好,也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本次的访谈,祝您工作顺利!

机构简介

大鱼影像公益传播发展中心是一家专注于公益影像的社会组织,以“不忘初心,用影像践行公益,为公益正名”为使命,大鱼影像公益传播发展中心以“整合资源、搭建平台、服务公益”为宗旨,致力于用影像提升公益组织的公信力和影响力,传播公益理念,践行公益价值。致力于为公益行业提供全方位影像制作和资源整合服务。以公益行业宣传需求为导向,重点发挥影像记录与宣传、发声、疗愈和教育作用。主要服务涉及为社会组织、弱势群体(孤残、空巢老人等)以及企事业单位提供公益影像服务,记录、宣传和发声,以及相关影像人才的培养,帮助其提高关注度、公信力和项目承接率,也促进公益行业的发展。

中心宗旨:整合资源,搭建平台,为公益服务中心目标:成为四川省乃至中国顶级公益影像服务及资源整合中心。

中心精神:与公益共生中心愿景:成为公益影像引领者核心价值:传播、整合、公益影像中心使命:不忘初心,用影像践行公益,为公益正名

总体定位:打造项级的公益影像制作、影像人才孵化和公益影像资源整合社会服务中心。服务对象:社会组织(基金会、民办非企业、社会团体)、企业社会责任部 ( CSR )和事业单位。

市场定位:用影像传播公益。

机构视频

机构图集

点击查看【社工】杂志7月刊总第28期全刊

关于我们

青翼社会工作人才服务中心注册成立于2008年,是一家专注于社会工作者成长陪伴、社工组织机构能力发展和社工行业研究与倡导的支持性社会组织。

青翼旨在通过搭建社会工作者的陪伴平台,提升社会工作者的专业能力,培养社会工作者自助、互助及自觉的精神,加强社会工作者之间的凝聚力,培养社会工作者的民主参与意识能力,以提高行业的社会服务水平,解决社会问题并促进社会进步。

联系我们

青翼网官方论坛:www.sowosky.com

青翼网官方微信:sowosky2003

报名邮箱:hr@sowosky.org

咨询QQ:1046940489

咨询电话:021-50184986(工作日9:00-17:30) 15847361071(小青)

Copyright © 2003-2021上海青翼社会工作人才服务中心 | 版权所有沪ICP备09006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