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社工落力帮 点燃他们的人生希望

原创  |  2017-08-31 阅读量:811      点赞数:0

因为父母溺爱和忽视,年仅17岁的阿A(化名)醉酒伤人被捕,让全家生活陷入谷底。

原本疼爱他的父母恨铁不成钢,非常失望,阿A更愧疚得怀疑自我价值。

让阿A意外的是,哪怕他觉得自己"烂透了",但坐在他面前的社工哥哥姐姐并没有像爸爸妈妈那样,连篇大道理地说教,而是从他感兴趣的话题谈起,帮助他打开心结,发现自己的价值。

经过与社工接触一年,今年阿A不仅找到工作,还找回直面过去的勇气。

这是广州市海珠区社区矫正工作的一个典型案例。

阿A成功蜕变的背后,有一群社工在默默努力,配合基层司法行政机构,帮助社区矫正人员和刑满释放人员平稳回归社会。这群社工有个特别的名字--司法社工。

用拳头解决问题的少年

社工帮其直面过错

晨曦初露,蝉鸣不已。

广州穗星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社工阿清姑娘走进辖区的一个特别家庭,进行每月一次的例行家访。对于街坊来说,阿清姑娘是常常出现在社区,为老人组织康乐活动并且定期探访弱势群体的社工,只有该特别家庭知道,阿清的真实身份是一名司法社工。

一年前,因为家中有叛逆青年阿A,才让阿A父母和阿清结缘。在开展服务前,阿清了解到阿A犯事的经过:因醉酒与人发生口角,最后将对方殴打至重伤。鉴于阿A是未成年人,法院判处他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社会矫正三年。

面谈时,阿A一句话引起社工注意:"我之所以打他,是因为那个人说话很难听。浩南哥也是这样呀!"

对此,阿清姑娘哭笑不得,阿A口中的"浩南哥"其实是港版电影中的黑社会角色。

事实上,阿A很想改过自新,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导致他人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时,阿A不再像见面时那样"嘴硬",而是表现出恐惧:"我这辈子就这样被染黑了。"

"不会的,以过去为鉴,你也能够重新振作。"社工这番鼓励的话语,至今仍影响阿A。

随后,阿清和阿A回顾了事发经过和当时的"情绪曲线"。事实上,受害者确实说了一些侮辱阿A的话语。

阿清介绍,各种各样的处理手法,会带来不同的结局。"人与人之间沟通困难时,一般人的反应有三种:发怒,直接后果是触发口角;话不投机,直接不搭理;想继续交流的话,还可以理性地处理话题的走向。"在三岔路口,阿A用本能反应选了一条结果不好的路。"对啊。我如果当时选择不搭理对方,就可以避免这场冲突了。"阿A说,可惜人生没有如果。

阿清希望他能直面过去,从事件中吸取教训,让未来的人生路走得更好。

让阿清感到奇怪的是,电影中纯属虚构的角色,为何能让阿A认同"打架能解决问题"?

深入家访后,她发现问题的根源:"父母长年累月管教缺失,不知道儿子从一些黑社会题材的电影中,形成了'拳头解决问题'的认知,而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看来家庭教育的缺失是导致阿A行差踏错的根源。

随后,阿清和阿A父母深入交流后,让家长改变家庭教育模式,多从心理上关怀阿A,改善家庭氛围。

社区引入司法社工帮助失足者

阿A只是广州社区矫正人员之一。

据广东省司法厅社区矫正管理局有关数据,广州在册社区服刑人员占全省1/10有多。

而社区服刑是区别于监禁矫正的矫正方式,是指将符合条件的罪犯置于社区内,由司法行政机关组织协调相关国家机关、社会组织及志愿者等,矫正其犯罪心理和行为恶习,并促进其回归社会的非监禁刑罚执行活动。

过去多年,单靠司法人员管理,工作难度十分大。

去年,广州各区陆续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引入司法社工服务,社工通过个案等服务方式,帮助社区矫正人员反思自身、平稳回归社会,点燃人生希望。

以阿清所在的广州穗星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为例,启动司法社工项目前,曾于去年5月至今年4月依托辖区4条街道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开展司法社工试点。

今年5月初,司法社工项目正式启动,截至7月,广州穗星12名社工,对海珠区9条街道的200多名社区矫正对象及400多名安置帮教人员提供了服务。

海珠区司法局社矫安帮科科长陈桂平指出:"司法社工是街道司法所的好帮手,他们的工作区别于司法强制方式的工作,运用专业社工助人手法,链接资源,形式多样地开展'两个八小时'(集中教育八小时和社区服务八小时)服务,充分利用社会工作机构的资源,着重从心理辅导和人性帮扶方面入手矫正社区矫正人员的行为和心理。

由社工特别的角色定位,采用专业的服务介入手法协助司法所开展管理工作,与司法所工作人员组成有效互助的合作团队,还与服务对象建立良好的服务关系。"

从专业角度去协助他们

据广州穗星司法社工项目督导黄乐书介绍,司法社工与接受服务的社区矫正人员建立专业关系时,需要有更多的诚心和耐心,用倾听、不批判但有辨别力的态度接纳服务对象,使之建立对社工的信任感。

"首先,社工需要帮助服务对象直面过去的'瑕疵'。社矫人员确实因为犯了错,需要受到惩罚,但如果此人内心没有很好认知,仅仅是表面上改正的话,对未来人生不一定有好处,因为内心仍是对判决结果充满纠结、愤怒和不甘。其次,更需要帮他们'去标签'化。这种去标签不仅仅是对社会公众的,还是对对象本身的。"

黄乐书表示,通过调研,社工发现社区矫正人员和刑满释放人员自信心较低,对未来人生的困惑较多。"站在社工角度,并不赞成他们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而是以过去为鉴。从心理辅导工作来看,有一些对象会告诉我们,自己犯错、被惩罚的经历是人生中最低谷、最黑暗的,不愿意再记起了。每每如此,我们就更需要从专业角度去协助他们,回顾犯错的原因,总结经验教训,避免再遇到类似的'黑暗经历'。"

据介绍,通过司法社工的介入,不少社区矫正人员在心理、行为等方面都有很大改变。

不久前,阿清听到阿A发来的喜讯:"大姐姐,我找到一份工作,在餐吧做服务员,可以自己赚钱了。"

阿A过去一年的变化,阿清是看在眼里的:准时参加集体劳动和教育、定期报到、面谈的时候还很喜欢跟社工分享学习心得。

让阿清欣慰的是,阿A十分感恩过去的经历带来的教训,以及社工的帮助:"他的原话:要感谢去年拘留期间认识到的狱友,他们很关照我,鼓励我努力弥补过错改过自新,让我感到,尽管我犯了错,但仍是有人关心我的。过去一年我学习了很多法律知识,知道了是非对错。关键是,通过社会服务,积累了很多正能量,未来不再彷徨。"

90后谈如何做好司法社工

司法社工的特别之处

在黄乐书看来,无论看起来多么十恶不赦的罪犯,在了解了他们的成长经历和生活环境之后,多少会对其犯错过程有所认知。

先聆听故事,而不是强调其犯下的错误,这是打开社区矫正人员心灵的一把密钥,也唯有以不批判的态度,了解到他们的苦衷、压力、心酸之后,才有可能使他们愿意面对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并"悦纳"这份经历,重新开始积极面对人生和他人。如果说法律是威严的,那么司法社工则是以柔克刚,动之以情。

虽然司法社工项目正式开始才不过3个月,但事实上早在2012年,一些小型的试点就已经开始在社区里开展起来。

司法社工的最特别之处,就是能够以愿意接纳和不批判的态度,和社区矫正人员建立具有安全感的连接,通过重建他们其他部分的积极认知,鼓励他们重新认识世界。"这并不是意味着要把犯罪的过程变得合理,而是鼓励他们从生活的其他部分获得正能量,从而帮助他们正确地接纳和看待从前这段错误的经历。"黄乐书说,司法社工与社区矫正人员之间合作的破冰过程,并不是一瞬间完成的,而是点滴积累信任的过程。

以青少年社区矫正对象为例,对于他们而言,犯罪只是一个结果,而导致犯罪的过程却是漫长且值得思考的。

家庭安全感缺失,往往会导致孩子在朋辈中寻找安全感,如果正常渠道满足不了他们这种需求,那就只能从非正常渠道获取,误入歧途就几乎成为必然。

"在接触这类个案的过程中,司法社工不仅仅要和社区矫正人员建立连接,更要和其家人、尤其是父母取得联系,通过帮助父母认识到孩子在成长过程所面临的问题,并给予一些专业的指导,来达到在家庭、社区、司法行政机关三位一体的环境中,根本解决孩子遇到的问题。"黄乐书说,首先是情绪的宣泄,要鼓励社矫人员说出来,其次是帮助他们重建理性认知,然后是利用情绪疗法来帮助他们以稳定平和的情绪换角度看待问题,希望通过各方合力一起帮助社区矫正人员重建人生规划。

要对法律知识有广泛而深入的了解

90后许丽华是一名司法社工,虽然毕业于2016年的她还是一个很年轻的职场新人,但提起从事社工这个职业,却已有了好几年的经验。

“我大学学的就是社会工作专业,大二开始就会去参加一些社工项目,累积了不少的实战经验。”许丽华说,自己很喜欢社工这个职业,但是毕业后当朋友推荐她做司法社工时,她还是有犹豫。“司法社工不同于普通社工,既要对法律知识有广泛而深入的了解,又要求自身心理素质过硬,毕竟面对的人群有一定的特殊性,我觉得这对我是很大一个挑战。”许丽华说。

在许丽华看来,挑战总是和成就感并存,在做了一年司法社工后,她对此更是深有体会。

她曾为香港同胞阿蔡服务,阿蔡因为和亲戚闹矛盾结果误伤了对方,被法院判决其进行社区矫正。

一开始,阿蔡的心理压力很大,觉得被判刑是一种人生耻辱,有很强的自卑感,甚至产生过自杀的念头,对丽华也有很强的排斥感。

但丽华并没有放弃,通过锲而不舍的家访,深入了解阿蔡的生活,和她做朋友,并且鼓励她多参加社区组织的义工活动,通过服务其他人来获得认可,达到去标签化的目的。“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因为她后来在每个月的思想汇报里都会说社工对她很重要,总是鼓励和帮助她,让她有勇气去继续面对生活。”丽华说,这是她从未想过的回报,让她十分感动。

除了家访、组织公益活动鼓励参与之外,对于一些个人能力比较差的社区矫正人员,司法社工也会帮助他们连接一些培训和就业资源,争取早日实现劳动就业、自给自足。

但黄乐书坦言,做这件事情必须把握好度,那就是社工不能“包办”所有事情。“只是介绍渠道、方法,比如去哪里可以看到找工作的信息、在哪里可以找到烘焙师的培训班等等,但不能帮他们找好工作。”黄乐书说,要实现助人自助,就必须授之以渔,否则他们会产生依赖性。(李斯璐 严蓉)

0

更多推荐



Copyright © 2003-2018   上海青翼社会工作人才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090064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