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认同与行业认知:社工学生专业实习成效质性研究

一项对中国大陆社会工作学生专业实习成效的质性研究

《社会工作》2017年第2期

作者:余冰 熊若杉

华南师范大学副教授,余冰和香港中文大学硕士研究生,熊若杉在2016年开展了一项关于中国大陆社工学生实习成效的初步研究。首先在进行文献调查回顾时我们发现多数论文谈及的是十几年前社工实习教育所存在的问题、局限和困境,例如社工服务机构缺乏、社会工作者和社工实习生的身份模糊、社工服务不稳定甚至也不是很专业等,但也由此可见中国大陆社工学生的实习成效一直是一个被诟病最多的话题。 

1、研究背景

众所周知中国大陆的社工教育是从1988年北京大学创办社工专业开始,到现在已有接近30年的历史;而对中国社工职业化进程影响最大的则是2006年中央提出要建设宏大的社工队伍,这一个节点到现在也刚刚好10年了。在这样一个十年的发展过程中,社工专业实习教育的处遇有没有发生变化呢?以广州为例,根据广州市民政局官网上最新的数字,从2008年到2016年,广州市的188个街道都已经建立了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主要面向长者、青少年、残障人士、以及本地居民和家庭工提供社工服务,广州市目前的社服务机构已达417家。可见,在中国南方地区社工教育的外部环境已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么,在社工教育的外部环境已经发生很大变化的今天,社工实习教育难道还是没有产生一点成效吗?尤其是从学生的视角,他们在专业实习中获得了什么?受到什么冲击或产生什么改变?实习带给他们更多的是专业成长还是个人成长?这些正是本研究所特别关注的问题。

02、研究主题

虽然不多,这些问题在最近十年的研究中已经有所涉及。2015年在湖南高校的一个访谈调查就发现那些到广东、深圳实习的学生,会反映在社工实习技巧上收获的最多,同时对社工的专业认同也最高。2013年来自北京高校的两个研究,一个是通过问卷对该校参加了大三同步式实习的学生的调查,发现实习经历与学生在大四做出进一步的选择,比如是升学(考研究生、MSW、转专业)还是直接就业?是直接从事社工行业还是转行业?等存在一种复杂的关系,虽然该研究没有更深入的追踪数据,但这确实是我们在一线服务与社工教育界经常看到的现象。另一个是对该校几位在一个社工事务所进行了连续三个月以上的毕业实习同学的深度访谈,学生们指出他们的实习收获包括积极人生心态的建立、社交能力的进步、专业技能的进步、以及包括价值性认同和工具性认同在内的专业认同的提升,我们将此收获概括为个人成长和专业成长两大面向。

2009年也有研究者对广州5所开设有社工本科专业的高校进行了社工实习满意度的调查,研究显示学生们对“实习对提高适应社会能力”的满意度要明显大于“实习对专业技能成长”的满意度。正是2009年和2013年这两个结论不大一样的研究,以及我们自身在实习教育中的观察,让我们把最初的研究重点放在了社工实习成效对学生来说更主要的是专业成长还是个人成长?这个问题上。2007年香港的学者在研究了香港大学与复旦大学联合培养的社工专业硕士研究生的实习经验后曾提出学生专业认同的建立,是取决于专业人士的推动呢?还是政府对于社会稳定及社会管理的关注?这样的问题。

03、研究过程

由于仍属于初步探讨阶段,故本研究定位于质性研究,采取扎根理论和主位视角的方法和路径。以今年参加了我校大三下学期同步式实习的30名大三学生为观察对象,30人中女生26人、男生4人,一是在学生实习时同步开设了一个《社工实习指导》课,在课程当中有大量的学生主讲分享的环节;二是课程和实习结束时要求学生撰写关于实习的反思报告。我们对30份实习反思报告进行了质性分析,通过编码、类别提取、概念化等过程提取学生们关注的主题。本研究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对今后的实习教育安排有一个更好的指导,对评价实习成效的方式方法和理念有更多的一些反思;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在一贯的批评声中发现优势视角,让更多来自一线无论是一线社工还是在一线实习的社工学生的声音得到倾听。    

我们最初设定的实习反思报告主题主要涉及“谈谈你的专业成长,包括专业自我、专业自主、专业意识等方面有什么发展?还有你的社会化程度、个人成长、个人收获方面又有哪些?”这一类的问题,然而在分析完30篇实习报告后我们惊讶地发现,除了专业成长和个人成长这两个“经典”主题之外,学生们的表述还涉及了两个“新”主题。其一就是很多学生都会提到在实习过程中所观察或亲历的社工行业当前发展中的种种乱象,部分学生还会主动提及对毕业后是否投身社工行业的想法,我们将此归纳为“行业认知”的主题;另外就是对实习本身的评价,包括对社工机构的实习安排以及学生自身的角色变化的感悟和思考,我们归纳为“实习感知”。对于每一个主题,学生们大致会有三种表达类型:一种是正向的评价及收获;一种是以就事论事的口吻进行中性的讨论或评论;还有一种是负向的,包括负面的困惑、不喜欢、不认同等表述。

下面仅对学生提及最多的专业成长和行业认知两个主题及其次级主题进行比较分析。我们的发现是:第一,专业成长是学生们论及最多的实习收获主题,而且该主题以正向收获的反映为主,其中尤以专业自我和专业自主的获得、社工价值和伦理守则的认同与践行、以及通用实务能力的提高为最多。第二,当向学生们谈到行业发展的时候,反映则转而以负性为主,且这是唯一一项负向表达超过了正向的次主题(在“行业认知”主题下的“社工服务领域和服务对象认知、服务机构认知”还是以正向为主);而在那些主动谈及未来是否投身社工行业的学生中,明确表示投身的接近半数,不投身和不确定的占另外一半。这里“不确定”的表达常以这样的句式出现,即“无论将来从事什么行业”、“虽然我还没有确立要投身社会工作行业的心志”、“即使今后我不一定从事社工这一行业”等,结合其他观察我们认为这其实是一种婉转的说法,其潜台词还是偏向于不投身或很有可能不投身。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就在上面提及的这些委婉的拒绝的语句后面,紧跟的则是“社工的价值观都会影响着我以后待人接物的方式”、“社工精神也将永远激励着我更好地继续前行”、“我肯定, 我的生活已经与社会工作分不开了”等,我们认为这些都是专业认同的一种体现。根据前述香港学者的研究,其指出对于当前的中国大陆社工及其学习者而言,专业认同包括身份的认同和表达、对本地社工服务需求的认识、对社工专业本土化的思考和探索、以及对投身社工事业的承诺这四项;在本研究中我们则发现,对于尚无很多从业经验的社工学生来说,专业认同中最重要的成份是价值认同,也即对社会工作的专业价值理念的接受、认可和践行,另外也包括对社工专业存在价值的认同。这与香港学者的研究有两项是近似的,两项是不同的。


而另一方面,也是本研究最重要的一个发现,则是当前社工学生对行业发展的负向认知,这些负面印象主要集中于在实习过程中观察到社工机构的高流动率和流失率、指标挂帅(一线的社工服务以指标而非以服务对象的实际需求为导向)、前线社工工作的高强度高压力高责任与低收入之间的落差、以及助人理想在高指标压力下无从实现等方面,部分学生提出了这是否与政府购买服务制度的不完善、甚至本质缺陷有关?社工机构如何造血和去依赖化?等问题。

04、研究结论

本研究有关社工学生在专业认同和行业认知间的矛盾和分离现象也受到以往其他一些研究结论的启发。有研究指出,对于中国大陆的学生而言,专业认同和职业认同可能是分开的,这与中国高等教育筛选制度和整体的社会风气有关,包括家长学生在高考选专业时的盲目性、毕业选行业时的功利性等都有关联。再还有一项最近的研究,是广州的社工同行,一位华南农业大学的老师在2013年对其学校从一年级到四年级的社工学生进行的一个问卷调查,发现随着年级越升高,以及随着学生对专业的了解、认知越多,反而对专业的投入感会越低。

结合这两个研究,再回到本研究的内容分析,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在中国大部分的社工教育里面有一个问题,即学生的专业认同跟行业认知是分开的,这可能是对比西方国家的社工教育环境和教育结果最为不同的地方。在欧美等国,学生有了专业认同自然而然也就有了职业认同,但在我们的研究材料也即学生们的实习反思报告里,相当一部分学生都是说“我很欣赏社工的专业价值和伦理,哪怕我将来不选择社工行业,但是我仍然会把我所学到的社工价值理念,以及包括尊重、接纳、同理这样的一些社工原则用到我其他的工作或者我自己的生活当中去。” 

最后,在考虑当前中国大陆的社工实习教育成效问题上,我们认为它是有成效的!只是这个成效反映可能跟西方的反映不太一样。同时我们认为,在我们的研究者以及教师在教育过程当中,理论的批判需要结合更多的优势视角,尤其在对学生的讲述方面,除了像学生指出的现在大陆社工的不成熟性以及学生阶段性的困境之外,需要跟学生更多地讨论社工发展的方向以及当前已取得的进展表现在哪些方面。

这个研究仍然是非常初步的,还需要访谈研究进行印证或者三角论证的方法,或者再增加一些长期的、追踪性的研究。

Copyright © 2003-2018   上海青翼社会工作人才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沪ICP备09006408号-1